? ?
萬部小說在線看
當前位置: 主頁 > 夫妻 >

女學生

時間:2018-02-24 19:49來源:未知 作者:吳博士 點擊:
《 臺北性樂園》 《大學女學生》 女學生 字數:13743字 女學生(1) 學校放學鐘聲一打,許多學生都馬上沖出學校,有的趕約會丶有的趕打工。 這時茜如也慢慢的走出校門口了,她的

大乐透最优秀的软件 www.rrwqwu.com.cn 《 臺北性樂園》

《大學女學生》

女學生

字數:13743字

女學生(1)

學校放學鐘聲一打,許多學生都馬上沖出學校,有的趕約會丶有的趕打工。

這時茜如也慢慢的走出校門口了,她的好朋友琳琳也跟在她身邊,兩個就像散步的慢慢走。

「茜如??!晚上你有什么節目沒?」琳琳說。

茜如搖頭說:「沒有耶……你有嗎?」

「嗯!今晚我要跟我男朋友去共度一個美妙的夜晚,反正明天禮拜天嘛!我們可以搞……」正說的很投入的琳琳一看到茜如的的眼睛一直勐盯著她看,馬上住嘴不說!

「你們倆??!可別太激烈??!也不要把肚子弄大了。記??!你才16歲,不要還沒玩夠就嫁人啦!」

「我知道!我會叫他戴保險套的。而且他也很少在我體內射……」雖然琳琳知道茜如她很不喜歡聽到那種粗魯的字眼,但還是會忍不住說出來。

大家都知道茜如的是出了名的純情,稍微有一點色色的字語,她就會馬上臉紅,甚至會流了滿身汗,所以盡量在她面前還是要小心的說話。但是……現實生活里的茜如卻不是這樣的一個人,一到了夜晚,她就會跟學校的樣子相反……

看著夜色漸漸晚了,茜如跟琳琳又加快腳步的各自回家了!

一回到家,茜如馬上上樓去洗澡,想把在學校打球流了滿身的臭汗洗掉。一進房間把書包往床上丟,脫掉了上衣,脫下了裙子,只剩下內衣跟內褲??醋啪抵刑孀約旱納硤搴藶獾牡愕閫?,這是她洗澡前都要做的事,擔心有一天自己會變胖。之后連內衣也脫下了,兩顆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的乳房就跳了出來。

她搓揉了幾下,又捏著乳頭直到它們硬了起來,她也開始呻吟了:「啊……嗯……啊啊……啊……」手也慢慢的滑入褲底,摸了幾下小山丘,就把內褲也脫了,整個人就在一面人身高的鏡子前自慰了起來。她把腳抬放到鏡面上,讓自己可以看到手淫的情景,左手掰開了陰唇,而右手不停的往陰道里面插,插的她受不了:「啊啊……喔……啊……好爽……嗯……」

從小山丘不斷的涌出蜜汁,浸濕她那又黑又濃的森林。這時她的腰隨著手淫的速度開始快快的搖了起來,手啊不停的勐插,腰不停的搖著,漸漸的她又叫了出來:「啊……不行了……啊……我受不了……這……好爽??!」

她有時實在很佩服自己手淫的技巧,弄了好久才會有高潮。

「嗯……我……我要泄了……啊……」

終于達到了高潮,那蜜汁也流了滿地了。高潮完后她可以去洗澡了,蓮蓬頭的水不斷的往她身上淋,擠了些沐浴乳在身上擦拭著,手也會不安份的柔搓了幾下乳房丶下體,甚至還在浴室又達到了一次高潮。

到了晚上要睡覺前,也會自慰一番,不過這次她可是有工具的——電動按摩棒,一個椅子,不過扶把是圓頭的,好方便她插。

「啊……啊……」她開始用按摩棒操她的「妹妹」。

把按摩放直的在床上,用她的「妹妹」坐下去插。每插一下,她就叫一下,這一上一下不停的抽動著,蜜汁也隨著棒子流了下來,又一次高潮。她還是不死心,又拿起椅子的圓頭扶把前后來回摩擦著,那蜜汁都流到扶把上了,手也沒空著的摸著奶子。

「嗯……嗯……唿……啊……」唉!又一次的高潮。

一個晚上手淫4次高潮,這對她來說還不算多,不過她真的累了,就趴在床上睡著了。

明天又要以純情女學生去面對那些老師、同學們。

女學生(2)

隔天茜如一醒來馬上就有一通電話來了,她光著身體走到樓下去接電話,反正這間房子只有她一人,光著身體對她來說也沒什么。

「喂,哪位?」茜如的聲音顯得很累,大概是昨晚的關系吧。

「是我啦!茜如?!溝緇澳峭反戳樟盞納?。

「嗯……怎樣?」

「你有空嗎?」

「有??!做嘛?」這時電話那頭傳來一男一女的喘息聲,琳琳上氣不接下氣的說:「那個……不要啦!對不起!我男朋友的朋友想見你?!?/p>

「見我?!」聽到琳琳他們在作愛的聲音,搞的她自慰了起來,不停的搓著下體。

「嗯!我有跟他提起過你,他說很想見你。啊……」看來琳琳也快高潮了。

「喂!你們做也小聲點嘛!」這時茜如也差不多了,不過喘息聲沒那么大。

「對……對不起。啊……克己……太好了……」電話可能掉下去了,因為那聲音聽起來很細小。

「喂!喂!琳琳……啊……」茜如也達到高潮了,不過還好沒讓琳琳聽到。

「怎……怎么樣?好不好?嗯……」茜如考慮了一下。

「好吧!什么時候?」

「九點好了!在我家喔。拜……」說完就掛斷了。

茜如也掛下電話,伸伸懶腰:「先去洗一下澡?!?/p>

************

剛達到高潮的琳琳這下已無力了,從昨晚搞到現在,當然中間還有斷斷續續的。

克己用手指畫著琳琳那粉紅色的乳暈和乳頭,搞的琳琳陰部又開始癢了。

「克己,你都不累嗎?」琳琳有氣無聲的說。

「我的小寶貝啊……真是苦了你了??上葉疾煥垡?,我還想再搞一泡呢!」

說著說著那手又不安份起來了。

琳琳呻吟了一下:「喔……好吧!為了你!」

克己開始親著琳琳的唇,舌頭還熘了進去,兩片舌頭不停的拍開著。接著又熘下來了她的那雙峰,一邊含著乳頭,一邊不停的掐,等到兩邊的乳頭都硬了起來,他又咬。

「啊……克己……」琳琳像是等不住的玩著自己的小穴,從乳頭親到小腹,最后開始要侵犯那動人的小穴了。早就濕了的小穴,看起來更讓人想一下子吃了它,但還是先玩弄一番,他的手指像電鉆似的插了進去。

「啊……啊……啊……啊……嗯……嗯……喔……啊……」琳琳叫床的聲音更讓他的陽具脹到爆炸似的,二話不說的就勐插了進去,前后抽動著。

「啊……克己……啊……用力!……啊……用力啊……」

克己也照著她的用力的刺、用力的插,好像快到底了,更激起他的獸性,勐插……

「啊……啊……我……我要丟了……要丟了……」琳琳坐起來抱住了克己,這下子克己又上下的插著她。

「不行不行……」克己又給琳琳換了狗爬式的姿勢,然后滿意的又勐插。

「啊……啊……我要泄了……要出來了……」

這次克己把他的精射在體內了,不過還有一點,就把它滴在琳琳的臉上、嘴上。

達完高潮后,兩人躺在床上不斷的喘息著,琳琳則一邊喘、一邊吃著克己的精液,克己也把琳琳小穴里的淫水也舔干凈了。

「琳,你想茜如她會來嗎?」

「你為什么不想想你那朋友會來嗎?」

「他們倆都純情的要命,會不會合不來???」克己又開始玩琳琳的乳頭了。

「就是因為這樣才要把他們湊在一起,這樣才好玩啊……」她像小還子似的拍拍手。

「那……我們再來玩一次吧!」克己賊賊的看著她。

「你還來??!我的天??!」

「我精力充沛嘛!」

接著又是尖叫聲又是喘息聲,還有他們的笑聲……

眼看九點快到了,茜如馬上換了衣服去了琳琳家了。

「哎呦!」茜如像是撞到什么東西的坐在地下。

「對不起。小姐你沒事吧!」一雙比她大幾倍的手拉住了她。

「嗯,沒事?!寡矍暗哪兇鈾У娜盟懿渙?。

「沒事就好。我有事先走了!」

如果等一下見面的人有他那么帥就好了,茜如在心里想著。

女學生(3)

茜如看著手表發覺時間快到了,便依依不舍的把眼光離開那個男的的背影。

到了琳琳家,也不按鈴的沖了進去,這是她的壞習慣。

「對不起琳琳,我遲到了?!箍墑墻ッ豢吹攪樟?,卻看到剛才撞到的那個帥哥。她驚了一下!

「琳琳呢?」她慢慢的走到他對面的沙發坐了下來。

「不知道。不過我剛才有聽到房里好像有人的聲音,他們可能在做……」他不好意思再說下去了。

「這個臭琳琳、爛琳琳,叫我來自己卻還在做愛,你們倆還搞不夠??!」茜如當然不敢說出來,只能在心里想,恨的牙癢癢的。

過了一段時間,兩人都沒開口,氣氛很奇怪。最后還是由那個男的開口了:「剛剛沒撞傷你吧?」

茜如一聽到他的聲音,就勐抬起頭,看到的卻是他那溫柔迷死人的眼光。連忙又搖頭又搖手的:「沒有!沒有」

他一看到她的手掌有紅紅的像是擦傷似的,就站起來走到她身邊坐了下來。

茜如嚇了一跳,他輕輕的拿起她的手,抽起桌上的面紙幫她擦拭著傷口。

「受傷就要說。這一定很痛吧!」

茜如不知道她啥時受傷的,可能剛才沒注意到吧!

他的那雙大手握起她嬌小的手腕,彷佛爸爸握著她的手,這種感覺顯得好遙遠,現在又激起她小時候爸爸的那雙大手,可惜再也摸不到了,因為她爸爸在她小學的時候被車撞死了。想到這里她不禁哭了出來。

他一見她哭,連忙停止擦拭,以為她很痛。

「怎么?對不起很痛吧!」

茜如搖搖頭,二話不說的抱住了他,還哭得很大聲。

「你怎么了?是不是真的很痛???」他急了。

這時琳琳跟克己終于出來了,一見到茜如哭著抱著他,便走到他們身邊指著那個男的說:「你把茜如怎么了?為什么她會哭成這樣?」

「我沒把她怎樣啊,大概是我弄痛了她吧!」他又看著懷中的茜如。

「什么!你把茜如給……」她又看著地上的面紙有紅色的血跡,之后把茜如從他懷中搶了過來。

克己也走到他身邊,在他耳邊說:「老兄,你動作未免也太快了吧!在客廳你也搞……」

「喂!你在說什么??!她哭不是因為我把她給……是因為她的手受傷了,我在擦的時候可能弄痛了她?!掛蛭氖摯雌鵠詞悄敲吹慕磕?,可能自己太粗魯了。

琳琳這時也握起茜如的手,果然是真的。

「對不起,我以為你把茜如給強……」人都會有誤差嘛!

茜如把眼淚擦干之后,又瞪著琳琳。

「茜如,你瞪我干嘛!」

「你把我們叫來,為什么又讓我們等那么久?」她明知故問。

琳琳瞄了一下克己?!付際強思郝?!說什么再來一次,害我……」她又暗示了一下克己。

克己一接到琳琳的眼神馬上走到茜如身邊?!赴 岳?!來茜如,我介紹我朋友給你認識。他叫達仁,達仁她是茜如?!?/p>

「你好!」之后他們倆又「從新」認識了。

之后四個人就一起出去玩,而達仁跟茜如也越來越接近了。從牽手到擁抱,連琳琳和克己都看傻了,都不禁懷疑他們的純情是假的。真是深藏不露啊~

到了晚上差不多11點他們才到家,克己跟琳琳也不知中途跑去哪兒了,只好茜如他們先回家。

「我家到了,謝謝你送我回來?!管縟繒得湃從直煥乩戳?。

「你……」她的唇被他蓋住了。茜如眼睛張大的看著他,但最后也屈服在他的舌功下,昏昏欲死,這是她自慰所做不到的。

達仁的手不停的在茜如身上游走著,不知不覺茜如的鈕扣被他給解開了,露出胸部,接著內衣也被解開了,兩顆奶子碰的跳了出來。茜如沒有反抗他,反而更加的配合著他。

乳頭被他撫摸的都硬了起來,茜如也開始呻吟了:「嗯……」

接著他的手就往小山丘滑去,觸摸那濃濃的陰毛,手指也把陰唇給掰開了。

觸碰著陰蒂,茜如又更加的激動了,身體不停的搖擺著:「啊……啊……」

晶瑩剔透的蜜汁就流了出來。接著他把椅背往后壓,讓茜如躺著,頭就埋在茜如的私處不停的吸吮著,舌頭也不停的往里面游著,茜如也不斷的掐著自己的奶子:「啊……啊……嗯……仁……啊……」

達仁的陽具受不了了,便解開褲子,一把抓起陽具插了進去,濕潤的淫水更加配合著陽具前后抽動著。

「啊……啊……用力……用力的干……啊……」

達仁被她的話語驚了一下,聽他們說她是不會說那些色色、粗粗的話的,為什么現在?不管了,現在爽就好!

「啊……啊……用力啊……」茜如這下嘗到她以前所沒有的快感,電動按摩棒還不如真的肉棒好。她現在只感到到要死了,快要爽死了!

「啊啊啊……」茜如身體抖了幾下,達到高潮了。

達仁也把精液射在里面了,因為來不及拔出來,就這樣躺在茜如的雙峰中。

但陽具還是留在里面,以便等一下再做。

「你好利害喔!」茜如摸著達仁的頭發說:「雖然我不是第一次,但這種感覺還是第一次呢!」

原來她早就被人吃過了,難怪動作不生疏。

「三年前我被我干爸給強奸了,第一次的感覺真的很痛!之后他還常常要我跟他做。結果被干媽知道了,就跟我脫離關系。說我是賤人,誘惑她老公。但我不怪她,畢竟他們養了我5年。我父母早逝,今早我哭的原因是想起了他們?!?/p>

說完又哭了。達仁吻去她的淚珠,憐惜的說:「沒關系!現在你有我了,不要再想以前的事了。嗯!」

「為什么我不早點認識你?這樣就不會被我干爸強……」達仁又吻住了她。

「不要說了,以前的事就忘了吧!就當你的第一次是跟我?!?/p>

接著他們又開始做愛了。這次更激烈,連車子都搖的快散了。

************

一早到學校,琳琳一見到茜如,馬上跑到她身邊:「怎樣?昨晚!」

茜如臉紅了,她不說也知道。

「感覺如何?勐不勐??!」她搭著茜如的肩說。

茜如也只能點點頭,她實在不好意思說出來。

「都那個過了,現在要大膽一點,不要聽到色色的話就臉紅?!顧跑縟緄牧臣賬擔骸改忝親雋思復偉??」

「兩次!」茜如比出勝利的手勢。

「哇!第一次做就一下子做了兩次?真夠勐的!改天要跟他做看看,看他是不……」又止住嘴不說了,她知道她說錯了。

「不要跟我搶好不好,你已經有克己了!」說著說著眼角出現了幾滴眼淚。

「不要這樣,我跟你開玩笑的啦!」她搖著茜如的身體:「你愛上他啦?」

茜如點頭。生平第一次這么深愛一個人,雖然才剛認識而已。

「我知道了。好了,我們進教室吧!」

兩人就這樣走進教室了。

女學生(4)

放學之后跟琳琳走到巷口就分別走各的。茜如是一轉角就到了,琳琳則是一直走。

一到家,茜如被坐在門口的一個人嚇到了!

「達仁,你怎么在這?」茜如走到他身旁。

達仁看到茜如就站了起來,雙手環住茜如的腰,用著撒嬌的聲音說:「想你??!我等你好久了?!?/p>

茜如這時除了臉紅也不知說什么:「好了!我們進去吧!」

「等等,先親一個?!顧狡鹱?。

「啾!」茜如踮起腳親了他一下:「好了!進去吧!」

放下書包,她走到廚房開起冰箱說:「你吃了沒?我煮面給你吃?!?/p>

這時他走到廚房從后面抱住了茜如,不斷的吻著她的頸子。

「如……」

「嗯……等一下嘛!我先煮面給你吃?!管縟繒蹩慫?。

「我不要吃面,我要吃你!」這次他干脆從后面把她抱起。

「不要啦!」她用著粉拳打他,但一點都不痛!

沒有上樓,就直接把她抱到客廳,輕輕的放在長型沙發上,脫掉礙事的西裝外套丶領帶丶襯衫,露出壯壯的胸部。因為昨天在車子里暗暗的看不清楚他的身材,現在在亮亮的客廳里,她看得一清二楚,不禁伸手去撫摸著。

達仁先是溫柔著吻著她的唇,可能性欲越來越強了,漸漸的粗魯起來了。

身上的衣服一件件被脫下,茜如的喘息聲也越來越大,胸部隨著喘息一上一下的,看得達仁恨不得把內衣撕掉。但還是慢慢的解開內衣,豐美的乳房馬上跳了出來,一手抓住一邊乳房,嘴不停的吸吮著。

「嗯……喔……」茜如玩弄起自己的小穴。漸漸的濕了,浸濕整條內褲,達仁就干脆脫掉它。

「啊……啊……啊……」達仁手指每插入一下,她就叫聲,惹的他受不了,要茜如吃他的陽具。

茜如就像在舔一根冰棒似的,又舔又咬又搓的,那兩粒肉球,隨著茜如的動作不停的搖動著。

「啊……啊……」達仁也開始呻吟了。

「嗯……嗯……嗯……」茜如也吃得津津有味的,也呻吟起來了。

看著茜如動作那么慢,就干脆把她的頭不停的前后抽動著,動作越快,他也漸漸想射精,但還是先跟茜如說一聲:「我要射了喔!」

茜如沒什么表示,就抖了一下,所有的精液都射在她的口中了,有的還從嘴邊流了出來。

吃完之后,她張開雙腳,把私處向著達仁:「我也要你吃我的!」

他把頭湊了去,舌頭不斷的鉆著陰道,還發出「嘖嘖!」的聲音。他觸碰著最敏感的陰蒂,使茜如又不停哀叫著:「啊……啊……我……仁……我里面好癢喔!啊……趕快干我吧……啊……」

「揪!」的一聲,陽具進去了。

「啊……啊……用力……快點……啊……啊……喔……嗯……用……力……啊……快……」隨著抽動,茜如的聲音斷斷續續的。

「啪啪啪……」因為太用力,連皮膚撞皮膚的聲音都出來了。

狗爬式的干法更讓達仁快觸碰到子宮,「喔……嘶……」達仁也發出聲了。

「啊……啊……不行了……仁……我不行了……要泄了……要……啊啊……嗯……喔……啊……我……受不了了……啊……」

不能讓她這么快泄,他再換個姿勢,就是讓茜如坐在他身上,讓她上下抽動著!

茜如甩著長發,奶子隨著她的抽動,不停的上下晃動著:「喔……喔喔……啊……仁……好爽啊……」

達仁兩手掐住晃動著的奶子,不停的撫摸著她。

「啊……啊……我真的要泄了……要泄了……啊……」這次他還是把精液留在茜如的體內,今晚的第一次高潮……

茜如趴在達仁的胸懷,手指不停的在胸上畫圈圈:「你今天為什么會那么的急???」

「我也不知道,『他』太想你了?!怪缸拋約旱難艟?。

「你剛才不是說你想我嗎?現在怎么變『他』了!」茜如氣的捏一下他的陽具。

「喔……」他叫了一下:「我想你,『他』想你的『妹妹』嘛!」

茜如又換個姿勢,躺在達仁的手臂上:「如果我懷孕了,你還會要我嗎?」

「小傻瓜,我怎么會不要你呢!我愛你都來不及了,不過你還是學生,最好不要懷孕?!?/p>

「可丶可是,你把精液射在我體內了,那怎么辦?」茜如仰起頭看著他說。

「你可以吃避孕藥??!必要時我也戴上保險套。等到你一畢業,我們再一起生一個小孩。嗯……」他輕捏茜如的乳頭。

「嗯……你好壞!」她推開了他:「我要去洗澡了!」站起來就往浴室走去。

達仁趁她不注意時,又從后面抱起她說:「那就一起洗吧!」

在浴室里,他們互相洗對方。

「仁,我要你幫我把里面洗干凈?!管縟纈種鞫惱趴?。

達仁賊賊的看著她說:「你又想再來一次是不是?」說完就用陽具幫她洗。

「啊……喔……仁……啊……你可要徹底洗干凈啊……喔……」

「嗯……嗯……我一定把『她』洗的干干凈凈……」

蓮蓬頭的水不停的往他們身體沖去,浴室里又是水聲,又是呻吟聲丶喘息聲的,好不熱鬧。

之后他們又再一次的高潮。

洗完之后,達仁又再度抱著茜如出來,不過這時陽具還是在里面等待著,等待被主人抽動,等待再被吸進穴里,與子宮會合。

「啊……啊……」他們又在床上搞了起來。

「啊……」又一次的高潮。

兩人都躺在床上,開始喘氣起來了。

「如,不早了,你也該睡了,明天還要上課呢!」他像哄小孩似的摸著她的頭丶她的發。

「嗯,不要離開我喔!我要一早醒來就看到你?!?/p>

「好……小搗蛋。晚安?!怪笞約閡步ソサ乃帕?。

一早起來沒看到達仁,茜如心想會不會昨晚他回去了?穿上衣服,便走出房間,聽到廚房有有煎東西的聲音,走了過去。

「仁,你在做早餐??!」一看到他沒回去,緊張的心情松懈了許多。

「嗯!昨晚你浪費了太多體力了,又沒吃東西,所以做些早餐給你吃?!顧低暌渙:砂耙布逋炅?。

「那,吃吧!等一下我送你上學?!?/p>

他真的很體貼,真是男人中的男人。

「下午你不用來接我了,我跟琳琳一起走就好?!勾涌詿錟貿鱸砍贅?。

「那,等我回來??!拜……」親了一下他的臉頰就走進學校了。

一進教室大家都看著她吹口哨,她竟不知一回事。

「茜如??!你開竅了喔~我們都看到了,那個是你男朋友吧!開轎車的喔!

看來是個有錢人,bmw的咧……」

茜如也只能笑笑的看著他們,也不知要說什么!

這時琳琳走到她坐位旁坐了下來,在她耳邊說:「他昨晚在你家???」

茜如點頭。

「是不是又做了???」

「討厭啦!老是要跟我說這個,是不是克己對你不好???」茜如一邊拿出書一邊說。

「才不呢!他對我可好了?!掛桓焙芰瞬黃鸕難?。

「你呀!」她不知說什么,只能笑著搖頭。

琳琳像事想到什么似的,激動的說:「我差點忘了跟你說,克己說改天再出去玩吧!怎樣?」

「我問達仁看看!」

一想到晚上又可以見到他,她竟高興的差點忘了上課。

女學生(5)

認識達仁將近2星期了,這兩個星期里,他們晚上不斷的做愛,直到很晚才睡。也因為有了達仁,茜如也很少自慰了。有時他不在時,茜如都會想著他才手淫。這晚她接到達仁打來了的電話,說今晚公司加班可能很晚回去。茜如當然會覺得不好受啊,已經習慣身邊有他了,而他今晚又可能很晚回家,甚至不回家。

其實達仁是某間公司的總經理,因為大學時認識克己,也就因為克己他們才能認識,而有了性行為。

茜如跟以往一樣,一邊洗澡一邊手淫。

「啊……啊……仁……」要一邊想他才會更有力!

手指不停的往陰道里插,口中叫著達仁的名字:「啊……啊……仁……啊……」

真希望達仁快點回來,好讓他插我這癢又癢的小穴,茜如在心里想著。

淫水跟自來水混合在一起,手指卻都沾滿了淫水,一邊自慰,一邊拿起沾滿淫水的手指舔了起來。

「嗯……啊……嗯……啊……啊……啊……啊……嗯……仁……啊……」終于達到了高潮。

洗完之后衣服也沒穿的走出浴室,擦干頭發,躺在床上等著達仁回來干她。

************

達仁收拾完桌上的文件,正要走時,一名女員工在它面前脫起衣服來了。

「你這是干嘛?」他看也不看的收拾自己的東西。

「總經理,我喜歡你好久了?!顧底啪屯砩嚇咳?。

達仁推開了她:「不要鬧了,快把衣服穿上?!顧燈鷚艙嫫婀?,他居然沒有一點性欲,可能是對她吧!

但說真的,她有一副茜如沒有的好身材,兩個奶子又比茜如大一倍,但說什么還是激不起他的性欲。

這時那女的脫掉內褲,赤裸裸的坐在辦公桌上,雙腳張的開開的,那兩片陰唇隨著她的唿吸不斷的又張又密的,讓人看了真想一口吃了她。

「干我!總經理?!顧呀歐旁詿鍶實納砩喜煌5撓巫?。

達仁二話不說的把她的腳甩開,又自故的收著文件。

「啊……啊……啊……總經理……啊……」那女的居然玩起自己的小穴了,淫水不停的流出來??墑譴鍶駛故遣晃?,讓那個女的以為他是柳下惠。

「不要做了,要不然你明天就不用來上班了!」看著她自己玩的那么起勁,突然就想起了茜如。

「趕快把衣服穿起來,我先走了?!顧低昃妥叱雋慫氖酉?。

「總經理,不要走。總經理……」她卻叫不回來了。

達仁走了,但她還沒走,就自己在辦公桌上手淫。

「啊……啊……總經理……啊……喔……」口中還不時的叫著總經理。

************

回到家,達仁躡手躡腳的走了進去,走進了茜如的房間,居然看到茜如沒穿衣服的在床上睡著了,慢慢的走到床邊。

「不要啦!仁……」看著茜如的手不停的揮著,又叫著他的名字,不會是夢到他們在做愛吧!

說起也奇怪,達仁的陽具有反應了,而且好脹,原來他的小弟弟非茜如不行了。

側躺在茜如的身旁,手不停的撫摸著她的奶子丶捏她的乳頭,又舔又咬,搞得睡夢中的茜如呻吟了起來:「啊……啊……啊……」身體不停的搖晃著。

「如……嗯……」從乳頭摸到小穴,掰開陰唇,輕輕的插。

「啊……啊……啊……」茜如像是醒了似的不停的呻吟著,手也抓著達仁的頭發。

達仁知道她醒了,便加快手指的搓力。

「啊……啊……啊……嗯……」

達仁把身上所有的衣服都脫掉,包括內褲,陽具漸漸脹大了。

淫水流了出來,達仁去舔了她,舌頭也不安份的往里面舔。

「啊……啊……仁……你回來了……喔……我好高興喔……「她」等你好久了……啊……啊……快……舔……喔……」茜如浪了起來了。

頭在她的私處不停的搖著,讓舌頭能更進去一點。茜如的手也開始玩起乳頭了,但又想要吃他的陽具:「啊……給我……仁……我要你的懶叭……給我……我要……啊……」

達仁把陽具湊到她面前,她很饑渴的一把抓住「他」舔了起來,茜如用牙齒不斷的咬著「他」,那種夾力讓他不禁想射了,不過沒那么快。

「喔……如……你進步了喔……用力……啊……」

茜如吃得津津有味,兩粒肉球也快要被她含在嘴里,不過嘴巴沒那么寬,因為他的陽具在她的嘴里不斷的脹大,看來快要射了。

茜如的手不知怎么的,竟然熘到他的屁股,手指往屁眼里插去。

「啊……如……你……啊……」前后都夾攻了,可是……啊……爽??!

「我要射了……如……你要吃完喔……啊……」精液全都被茜如吃進去,陽具也漸漸縮小了,軟趴趴的。

「唉呀!軟趴趴的,你怎么替人家止癢嘛!」

「放心好了,馬上幫你止癢?!顧低暄艟哂終痛罅?。

「啊……快……我等不及了……快啊……干我……干我……仁……啊……」

「進去了喔!」陽具「啾」一聲滑了進去,茜如躺在床上,達仁只好前后抽動著。

「啊……啊……加快……用力……啊……」奶子隨著抽動也前后搖晃著。

真是小淫女??!白天如此清純,晚上竟是這么的饑渴,這么的淫蕩,叫床聲更讓他加快。

「喔……喔喔喔……啊……喔……」茜如看著他的陽具往自己的私處不停的抽動著,更加興奮了:「啊……啊……仁……啊……喔……再快啊……喔……天啊……天……」

茜如叫的越大聲,他的抽動也更加大力,今晚他真的獸性大發了:「嗯……嗯……嗯……喔嘶……啊……」

茜如的身體因為抽動太大了,從床頭移到床邊,身體任他不停的干,一邊搖一邊吃著她流出來的淫水。

「嗯……啊……嗯……」

都這么久了,她為什么還沒喊泄?他都快射了,今天她是怎么了?性欲那么強:「要泄了沒?啊……如……」

「啊……啊……不要……啊……我還沒……」

她不泄,他都快癱了。

這時茜如抱住他,用力的翻了身,變成她在上,達仁在下,就由她來控制,一上一下、一前一后,奶子也隨著搖晃著。達仁躺在床上看著茜如坐在他上面玩得那么高興,看著她掐著奶子,雞歪不停的往他的懶叭插,消魂的叫床聲,更讓他激起了獸性,又把她壓下去了,變成女下男上。

他勐插、勐干,龜頭漸漸的觸碰到子宮。他再加快,終于碰到了。

「啊……啊……太爽了……我……要泄了……啊……救命啊……要泄了……啊……快要了……再用力……仁……用力……啊……」到了,達到高潮了。

茜如兩眼發昏,身體不停的抖動著。達仁也把精液射下了,趴在雙峰上不停的喘息著。

「如何?」達仁問著茜如感覺。

「嗯……嗯……嗯……」茜如還在呻吟,久久沒說話。

達仁笑著看著她激情過后紅潤的臉頰,不斷在臉頰蜻蜓點水,撫摸著她的奶子。

茜如漸漸的平息了,今天的達仁干起來好爽喔,她又喘又笑的。

「笑什么?」他摸著她的發。

「今晚的你真的好勐喔?!?/p>

「我老實跟你說好了,」他想把剛才在公司事說出來:「剛才公司一個女員工想跟我做愛?!?/p>

茜如一聽到馬上坐了起來:「什么?!那你……」

達仁抱住她說:「怎么可能呢!我對她一點反應也沒有,就算她脫光衣服也一樣。我只要你,「他」也只要你,「他」不會出賣我的!放心好了?!?/p>

茜如放心地又躺回他懷中:「說真的,她身材好不好?我跟她誰比較好!」

達仁遲疑了一下:「嗯……她比較好,光是胸部就比你大了!」

茜如聽了就扁起嘴:「你喜歡大胸脯?」

「我只喜歡你的!小搗蛋?!顧罅艘幌濾橥?。

「討厭啦!」他打了他一下,之后用手指指著他的鼻子說:「不能碰我以外的女人喔!還有你不準喝酒,喝酒會亂性,知道嗎?」

「知道了,老婆大人!」他輕捏她的臉頰。

「誰說要嫁給你了!」

「你永遠都是我的,都是我林達仁的!」之后就吻住她的唇,久久才離開。

「啊……啊……啊……啊……啊……」

剛才那為公司的女員工因為在辦公室的辦公桌手淫,被管理員看到,因受不了而跟他做起愛來了。

「啊……用力……啊……好……太好了……」

管理員更加的往前沖刺,辦公桌上的電話都被他們搖得掉下去了。

「好棒啊……李小姐……啊……你真的好棒啊……」

「當然!要不是我一時癢的受不了,而你又剛好經過,所以你才能嘗到這美妙的感覺,那個總經理真是柳下惠?!顧諦睦鎪底?。

「啊……啊啊……元伯……你也很利害……真是……真是老當益壯啊……喔喔……啊……」

「啊……我老婆都不跟我做……啊……正好看見你在……啊……啊……」

「啊……元伯,啊……以后你要做就早我好了……啊啊……我的洞永遠為你開……啊……用力……」

元伯聽到這番話更加的用力插,以后就不用去找妓女了,這李小姐年輕又漂亮。

「啊……啊……啊……嗯……啊……啊……啊……」總經理,不管你是不是柳下惠,我一定要得到你,讓你好好的品嘗我這美麗的洞穴。

「啊……啊……總經理……啊……啊……」她不小心的說出來了,不過元伯好像沒聽到。

「啊……啊……李小姐……啊……」

之后兩人雙雙達到高潮,穿上衣服整理一下桌子,把桌上的精液和淫水擦干凈之后,兩人若無其事的走出辦公室了。

女學生(6、完)

今天是某間學校的畢業典禮,也就是茜如他們的學校。有的哭的哭丶開心的開心。而茜如是很開心,因為她要生小寶貝了。達仁答應過她的,等她畢業后跟她生孩子,她實在太喜歡小孩了。

正當高興的走回家途中,一個中年男子擋住了她,她驚訝得叫了出來,那個人就是奪了她第一次的干爸。

「琳……」她忘了琳琳跟克己先走了。

干爸奸笑的走向她來:「茜如,你該不會忘了我吧?」

茜如嚇的臉蒼白了??醋潘恢弊吖?,又想到3年前的事,想趕快的跑回家,但穿著皮鞋不好跑,眼看家就快到了。

「呀……不要!」

干爸抓住了她的手:「你不想我???我們這么久不見了,嗯?」他抱住茜如不斷的親她。

「放開我!」終于掙開了他,拿起鑰匙要開門,卻死死開不起來。

他一手搶起鑰匙,幫她開起來了,然后就抱起她走到客廳。茜如不斷的掙扎著,用腳不停的踢:「放開我……救命啊……」

他把茜如甩到長型沙發上,解開自己的褲腰帶,然后撕裂茜如的制服,雙手不停的掐著奶子,嘴不停的親著她的臉。

「不要……求求你不要……」茜如一邊哭一邊搖頭。

他的手伸入裙子里,用力的扯下內褲:「說不要,為什么這里濕答答了?」

手不停的撫摸著小穴,之后就插了進去。

「啊……不要……求你不要……」茜如雙腳不停的掙扎著。心里想達仁趕快回來,但現在才中午而已,他不可能這么快回來,不禁又哭了起來。

「來……含著『他』!」干爸脫下褲子,露出那丑陋的陽具。在茜如心中,達仁的是最完美的,她把頭別開不看。

「我叫你含住『他』!」干爸把他的頭扭過來,一直靠近陽具:「這么久不見了,難道你不想『他』嗎?記得我們以前怎樣玩的嗎?」

他哈哈大笑,那牙齒因為吃檳榔變成了黑色的,看起來怪惡心的。

「晤……」茜如一直別開「他」。

「給我含?!顧紗喟蜒艟咄燉鋝迦?,但卻聽到茜如說:「你不怕我把『他』咬斷嗎?」茜如的眼神告訴他:她會的,一定!便改插入茜如的小穴。

「啊……」茜如卻死也不叫,一直任他插。

女人不叫床,教男人怎么干得下去嘛!

「叫……快叫啊……我叫你叫……」他打了茜如一巴掌:「唔……唔……叫啊……叫啊……」

茜如抵死不叫。

「好!你不叫,我干到你叫?!顧低昃陀昧Φ母?,狠狠的搓。

干了兩三次之后,他停了,但陽具還是插在里面。

「媽的!賤人?!褂旨絳閃?。

這時開門的聲音驚動了她,心想會不會是達仁回來,因為鑰匙只有他有。她叫了:「救我!達仁!救我……」

達仁聽到茜如喊救命便沖了進去,看到了卻是這種情形。

「媽的!王八蛋!」一拳往干爸的臉上揍去。

干爸正達到高潮時卻被揍開了,嘴角還流著血。

達仁脫下西裝外套蓋住了茜如裸露的身軀,便又往干爸那里沖去,抓起他又踢又揍的:「敢玩我的女人。媽的!我揍死你!」

干爸被他揍得又流血又腫的,來不及回手,已經快死一半了!

「達仁好了,不要打了,再打會出人命的?!管縟繾柚沽慫?。

達仁終于停手了,但又踢一下干爸的肚子:「他是誰?」

茜如低下頭不敢看他的說:「我以前的干爸!」

「就是他強奸了你?!」達仁又抓起干爸再揍:「連自己干女兒也給她強暴了。王八蛋!現在跟你毫無關系了,你還來!」

茜如走過去拉住了達仁的手:「不要打了,讓他走吧!干媽還需要他??!」

這時她已哭成淚人兒了。

「哼!給我滾。不要再讓我看見你!滾……」

他說什么就算爬也要爬出去,留在這等死??!

看著他出去了,達仁抱住了茜如,吻著她的額頭:「不要哭了,嗯……過去了,不要再想它了,現在我以后都會在你身邊?;つ??!?/p>

茜如在他懷里點頭。

「好了!先去洗澡吧?!顧窈逍『⑺頻乃?。

「嗯!」抓緊達仁的西裝,身體不停的顫抖著,她哭了……

經過這件事之后,達仁再也不碰茜如了,也很少來找她。

「說什么不離開我,為什么你都不理我呢?達仁,我好想你啊~」這夜她又哭了。每天她幾乎哭,等他回來,但都空等。

拿起電話,撥了號碼:「喂……林達仁?!?/p>

「仁……為什么?」茜如哭著說。

「茜如!你怎么了?!是不是他又來了?你等我,我馬上趕去?!顧技繃?,這幾天都沒去她那兒,那老頭該不會又去找她了?

「不用!你不用來了?!顧煅實乃?。

「為什么……嘟……」她掛斷了。

達仁心想不對勁,便馬上開車去她家。

「茜如!茜如!」他馬上沖進去,人不在客廳,他又沖上樓去。

「茜如……」

「達仁!」茜如手上的安眠藥掉了一地。

「你干什么!為什么要這樣?」他搖著她的身體。

「你不是不要我了嗎?你都騙我,說什么不離開我。你騙我!」茜如抱著他捶打他的背。

「茜如,天知道我多么想要你,我只是不忍心再傷害你。因為你干爸對你那樣,我怕你會因此恨男人,甚至是我?!?/p>

「不……我只要你……達仁,我只要你啊~」茜如抱著達仁又哭了起來。

達仁輕輕的吻住她的唇,深深一吻:「我們結婚吧!」

「嗯!」茜如二話不說就答應了。

「你現在想要什么?」

「小孩,我要生小孩!」她看著他說。

「那來吧!」一說完就把茜如壓下,脫掉身上的衣服,輕吻著她的乳頭丶小腹,漸漸往私處吻去。

「啊……啊……仁……啊……啊……」私處又開始癢了:「啊……仁……插進去……快……嗯……」

這次他很溫柔的進去了,很順利到達子宮了。

「啊……啊……」達仁把精液射進去了。而茜如也不再避孕了,很快就會有小孩了。

【全文完】

=

(責任編輯:admin)
相關內容:
天堂鳥奴隸調教計劃修正 我和姨夫之間的性愛 一位年輕縣委書記好色的 火車上的少婦 弁而釵之情貞記(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