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萬部小說在線看
當前位置: 主頁 > 校園 >

沂蒙英烈譜--臨沂城防圖

時間:2018-12-12 08:48來源:未知 作者:吳博士 點擊:
《 圣斗士同人春麗的故事》 《觸墮戰略》 沂蒙英烈譜——臨沂城防圖 字數:68018字 TXT包: (66.04 KB) (66.04 KB) TXT 下載次數: 433 CHM包: (237.3 KB) (237.3 KB) CHM 下載次數: 184 1 臨沂專員公署

大乐透最优秀的软件 www.rrwqwu.com.cn 《 圣斗士同人春麗的故事》

《觸墮戰略》

沂蒙英烈譜——臨沂城防圖

字數:68018字

TXT包:   (66.04 KB)   (66.04 KB)

TXT

下載次數: 433

CHM包:   (237.3 KB)   (237.3 KB)

CHM

下載次數: 184

臨沂專員公署兼保安司令部里,王洪九暴跳如雷。因為他發現,臨沂城防圖被人偷走了。他知道是誰干的,因為除了他,也只有他的機要秘書兼情人閆秀玲才能進到這間密室里來。他想起閆秀玲那嬌滴滴俏模樣和做愛時那火辣辣的激情,真是不寒而栗。想不到自己的身邊睡了這么個定時炸彈,自己能活到現在,真是萬幸。

王洪九打電話叫來偵緝隊長老黑,命令他立刻秘密逮捕閆秀玲,嚴刑拷問,限期追回城防圖。

地下黨沒有考慮到敵人這么快就會發現城防圖失竊,所以閆秀玲還沒來得及撤退就被捕了。

閆秀玲太美麗了,平時老黑就對她垂涎欲滴,對她有著強烈的虐待感。只是因為懼怕王洪九,一直不敢染指。如今機會來了,老黑怎肯放過她?所以她被逮捕的當天夜里,老黑就和特務們就輪奸了她。

閆秀玲被捕的當天夜里,幾個特務把閆秀玲帶進審訊室,七手八腳的剝光了她的衣服,特務們用兩道繩子把閆秀玲的上身緊緊綁在木床上。真是一個尤物啊,老黑暗贊,要不是為了口供,這樣的美女是應該獨自享用的,但是今天老黑不得不對這迷人的玉體下毒手。老黑兩手各握住一只乳房,大力揉搓起來,觸感柔嫩豐滿,軟中帶軔,食指姆指夾捏起小巧微翹的乳頭,揉捻旋轉。老黑低頭探出舌尖,由左乳的下緣舔起,一路舔過乳房渾圓下部,舌尖挑彈乳頭數下,再用力吸了幾下才放開,之后再張開大嘴將大半個白嫩的左乳吸進嘴里,舌頭又吮又吸,又嚙又咂著被含在他嘴里的乳頭,左手仍不停揉捏著右乳。本來誘人胸罩里的巨乳不停地變形,使老黑的肉棒翹得更向上了。

閆秀玲那兩條潔白的大腿根部又黑又亮的陰毛長得很密,老黑用左手撥開她的陰毛,找到那兩片紅紅的陰唇,經過剛才的輪奸似乎沒在她的陰部留下過多的痕跡,兩片紅紅的陰唇還是緊緊地并貼在一起,緊緊蓋住了那個令人欲仙欲死的桃源洞,老黑翻開那兩片紅紅的陰唇才發現,一股透明的粘液已濕潤了兩片大陰唇下的仙女洞,老黑知道那肯定是剛才電刑時從她陰道深處分泌出來的陰液,老

黑笑著將左手手指插進她的陰道口刮下一層透明清亮的粘液走到她的頭側將那透

明的粘液涂抹在她那秀麗的俏臉上淫笑道:「閆秘書,原來你這么騷??!」旁邊的打手吃吃地笑起來。閆秀玲俏臉一紅尖罵道:「無恥」。

老黑拉住她的頭發將她的臉又轉過來,「無恥,怎會呢!」說著,淫笑著用舌頭舔掉她睫毛上的水珠再在她的紅唇上吻了一下道:「看你能撐多久?!?/p>

「呸、呸」閆秀玲似乎是想嘔掉老黑粘在她唇上的口水,老黑陰笑著道:「閆秘書,用不著這樣,你以為你還是處女呀,騷逼都不知道被王司令干了多少次了,都干穿了?!?/p>

老黑用左手撥開她的陰毛,找到那兩片紅紅的陰唇,經過剛才的輪奸似乎沒在她的陰部留下過多的痕跡,兩片紅紅的陰唇還是緊緊地并貼在一起,緊緊蓋住了那個令人欲仙欲死的桃源洞,老黑中指順著由后臀摸往前面,手掌往上停在了隆起的肥美陰阜,手掌接觸著柔細濃密的絨絨陰毛,中指往里摳去,但覺神秘柔嫩的細縫非常濕潤。他不理會閆秀玲的哭罵,手指仍在肉洞內挖弄著,肉洞開始流出蜜汁一直流到屁股上,老黑翻開那兩片紅紅的陰唇,發現一股透明的粘液已濕潤了兩片大陰唇下的仙女洞,老黑笑著將左手手指插進她的陰道口刮下一層透明清亮的粘液,將那透明的粘液涂抹在她那秀麗的俏臉上淫笑道:「閆秘書,原來你這么騷,在想男人???」旁邊的特務吃吃地笑起來。閆秀玲俏臉一紅,尖罵道:「不要臉!我要到司令那里去告你!」

「我這人就是不要臉,那你去告吧!沒有司令的命令,我他娘的敢動你嗎?!」

他把兩個手指硬生生地插入閆秀玲的陰道內,然后在里面摳撓起來,最后整支手隨著陰道內插了進去!閆秀玲陰道被殘酷的張大,疼的閆秀玲尖叫起來。

老黑淫笑著,轉到閆秀玲的下體撐開處,兩只手撥開陰毛,扯開兩片陰唇就將嘴貼上去,將舌頭探入她的陰道內。先是舔吸她的兩片小陰唇,接著,舌頭便伸入她的陰道。

「畜生,狗-??!——」閆秀玲扭動著下體,惡毒地尖罵,老黑的舌頭在她的陰道內又吸又舔時而平進時而左右軒轉動,老黑的鼻尖則緊緊抵壓在她兩片大陰唇上方皺壁結合處剝出來的那粒透明的小肉芽上,老黑退出舌頭舔著她兩片大陰唇又小陰唇之肉的嫩肉接著又含起兩片小陰唇輕輕扯咬,閆秀玲停止了尖罵扭動得再更歷害了,老黑再將舌頭從她的陰道口頂進去,這一次老黑的舌頭遇到了阻力,閆秀玲的陰道在老黑的刺激下再一次興奮了,雖然她的意志力堅強,但是生理上她還是不能控制的,老黑加快了舌頭的抽插,鼻尖一次次磨擦她的陰蒂。

「哦——哦——」她的鼻子里發出一聲聲輕輕的呻吟聲,不久一股陰精從她陰道深處噴了出來。

老黑站起來,看著閆秀玲羞紅的臉道:「閆秘書,真騷啊,不過你的陰道可真漂亮!」挺著又紫又粗又硬的陰莖壓在了閆秀玲身上,用大腿壓住她的兩條白腿,呼地一聲就將整根粗長的陰莖全捅進去,帶著一聲『噗——滋「的聲音,陰莖全沒入閆秀玲的陰道,大力的抽插起來。他的睪丸撞在閆秀玲的兩片陰唇上,發出一聲聲迷人的:」噼啪噗嗤「的撞擊聲。

閆秀玲淫水飛濺,一股股的清亮粘液從兩片被頂開的大陰唇和陰莖的空隙間流擠出來,一灘一灘地滴在刑床之上,老黑猛地一聲暴喝,全身一抖,屁股猛地一挺,緊緊摟抱著閆秀玲的玉體,一大股的精液狂噴入她的體內。

老黑從閆秀玲身上退出陰莖,其余的看守們早已性欲高漲,見老黑完事,便一擁而上。一名高大的特務捷足先登,他扳住閆秀玲的兩條嫩腿將長長的陰莖插進去,一次次攻入她的玉門??詞匱乖阢菩懔嶸砩?,瘋狂的抽插著。閆秀玲痛苦地流汗、流淚、呻吟、抽泣、掙扎、和咬牙咒罵。那特務充耳不聞,繼續從容進行余下的事情,下體挺動著,又旋又撬又轉,一次次將陰莖送入閆秀玲陰道深處,閆秀玲兩只雪白的尖乳,隨著他抽插的節奏,呈水波樣晃動著……,終于在尖叫中射了精。

另一個特務不等閆秀玲喘口氣,接著又撲了上來,用他的肉棒頂住洞口,一手抓住閆秀玲的乳房揉著,一手扶住肉棒,猛一挺身,進入了閆秀玲的身體。閆秀玲的陰道內已經又紅又腫,而且腿被劈的太開,下身的肌肉都繃的緊緊的,堅挺的肉棒插進來疼的閆秀玲渾身出冷汗。這個家伙,一進入閆秀玲的身體就象一頭野獸一樣,瘋狂地抽插,足足折騰了半個多鐘頭才在閆秀玲身體里射了精。

……

看著閆秀玲被輪奸的死去活來的樣子,老黑感到很過癮。他淫笑著轉到閆秀玲的下體撐開處,兩只手撥開陰毛扯開兩片陰唇就將嘴貼上去,將舌頭探入她的陰道內。舌頭先是舔吸她的兩片小陰唇,接著的舌頭便伸入她的陰道。

老黑站起來,看著閆秀玲羞紅的臉道:「閆秘書,真騷啊,不過你的陰道可真漂亮,我想我的手下很愿意再為你服務一次的?!估蝦諢恿嘶郵?,兩名打手早已挺著又紫又粗又硬的陰莖壓上去。

一名打手摁住她的兩條白腿,「嗬」地一聲就將整根粗長的陰莖全捅進去,帶著一聲『滋——啪「的聲音,打手的陰莖全沒入閆秀玲的陰道,他的睪丸撞在閆秀玲的兩片陰唇上,旋際,刑室中傳出一滑溜溜的撞擊聲。

淫水飛濺,一股股的清亮粘液從閆秀玲的兩片被頂開的大陰唇和陰莖的空隙間流擠出來,一灘一灘地滴在刑床之上,打手猛地一聲暴喝,全身一抖,屁股猛地一挺,緊緊摟抱著閆秀玲的玉體,一大股的精液狂噴入她的體內。

「啊——啊——」刑床上的閆秀玲狂扭身體,嘴里發出痛苦的呻吟。打手從閆秀玲身上退出陰莖,接著另一名打手扳住閆秀玲的兩條嫩腿再一次將陰莖插進去,打手爬上閆秀玲的玉體將長長的陰莖一次次攻入她的玉門,打手壓在閆秀玲身上,下體挺動著又旋又撬又轉,一次次將陰莖送入閆秀玲陰道深處,閆秀玲兩只雪白的尖乳呈水波樣晃動著,終于在打手和閆秀玲兩聲同時的尖叫中,打手射了精而閆秀玲在達到高潮后昏了過去。

一個看守撲過來,一個……兩個……三個……整整一夜,他們就這樣輪流的奸淫著她……

閆秀玲那仰躺著的玉體布滿了汗水,下體那迷人的仙女洞張得開開的,露出里面又紅又嫩的皺肉,兩片赤紅陰唇的周圍,黑亮的陰毛被污物粘成一絡絡的,雪白的屁股下面刑床上是一大灘白色的精液。

殘酷的刑訊拷打已經很長時間了,閆秀玲所受到刑罰是慘絕人寰的。先是皮鞭抽,接著是拶指,再往后是用鐵釬刺足心和乳頭,用燒紅的烙鐵燙她的屁股,將閆秀玲那雪白的屁股上的油脂都熔出來,但是閆秀玲死不開口。

老黑將閆秀玲從大字架上解下拖到「T」形刑椅上,將閆秀玲倒吊在刑椅上,將她的兩條腿撐開成水平位,細麻繩一圈圈繞在閆秀玲那兩條潔白渾圓而細膩的嫩腿上,老黑先是用細鐵絲抽打閆秀玲的陰戶,直打得鮮血淋漓,那黑而亮的陰毛一片片地被抽打下來,直到閆秀玲昏死,被冷水潑醒后,老黑用裹了布的鐵棍猛擊閆秀玲的肋部和小腹,打得她口吐鮮血,看樣子是打斷了閆秀玲的肋骨,但閆秀玲還是抵死不招,老黑沒轍,他將鹽水倒在閆秀玲的陰部上,接著在閆秀玲的嘶聲慘叫中他又拿起一根繞著麻繩子的鐵棍,那鐵棍大約有二尺長,一寸粗,

老黑粗暴地翻開閆秀玲下體血肉模糊的兩片陰唇對準兩片陰唇中間的縫隙狠狠地

插了進去。

閆秀玲的慘叫響徹屋際,她凄慘地拼命掙扎慘叫,扭動的身體將刑架掙得咯咯響,老黑竟用全力將鐵棍整根插進了閆秀玲的陰道,一陣陣的血水和污穢的液體從那兩片紅腫的陰唇中側面流出來,老黑狠狠地逼問了一次,閆秀玲沒有回答,老黑扭動深插在閆秀玲陰道深處的鐵棍,他一會兒旋轉著抽出來,再一次次插進去,下下到底,弄得那閆秀玲死去活來了好幾次,但是什么也沒得到。

「用電刑!」老黑戴上絕緣手套,拿起那把長鉗子,另一邊的一名打手已打開電源?!噶?!」老黑命令,那名打手將電流升高到六十。

刑架上呈大字形捆著的閆秀玲兩只手握得緊緊的,全身正處于一種緊張的狀態。老黑笑著伸出左手摸著她的兩只高聳的乳峰,確認電線牢牢地粘在她粉紅的乳頭上,然后轉到閆秀玲的右側,右手慢慢地將鐵鉗靠近閆秀玲的腋下。

當長鉗接觸閆秀玲那細膩白嫩的乳根處皮膚的一瞬間,「啊——」閆秀玲赤裸的身體猛然地彈起來,口中發出一聲短促的尖叫。老黑拿開長鉗道:「閆秀玲,快說!」看到閆秀玲不答,老黑對打手冷冷道:「80伏」接著老黑又將長鉗貼近閆秀玲那平滑小腹上圓圓的肚臍。

「說不說?」

「不——啊哎——」老黑將長鉗按到她的圓臍內。閆秀玲橫呈的玉體凄慘地扭動著,但是繩索緊緊束著她的四肢使她根本不能掙脫老黑的控制。

80伏的電流在閆秀玲的雙乳和肚臍之間流動,閆秀玲嘴里發出一聲聲短促的銳叫,那是因為電流的刺激使她的氣喘息不上的原因。

老黑殘忍地看著在刑床上痛苦掙扎扭動的玉體,閆秀玲的美目睜得很大,四肢僵硬的想向上掙,粗礪的繩索磨破了她手腕和足腕上細嫩的皮膚,她那白嫩豐挺的胸部開始分泌出細密的汗珠,細密的汗珠撞在一起匯顧一道道小水流順著那坳深而白嫩的乳溝向兩側肋下流下一滴滴滴在鐵床上,很快她的裸體便被汗濕透了,散發著一陣油膩的光,秀發也一絡絡地貼在她秀美的俏臉上,老黑拿開長鉗,閆秀玲急促地喘了一口大氣軟了下來,老黑翻開貼在她臉上的一絡秀發,她喘著氣俏臉因熬刑而脹成通紅,老黑獰笑著貼近她的臉道:「閆秘書,這滋味不好受吧,說出來吧?城防圖在哪里?!」

「不——」閆秀玲憤怒地盯了老黑一眼閉上了眼睛,將頭轉向另一邊。

老黑再次命令打手打開電流,這一次老黑讓他調到100伏。老黑拿著長鉗子笑著轉到她被撐開的下體。

一名打手提起了一桶冷水。走到閆秀玲的玉體前「嘩」地便潑了下去,接著另一桶潑在閆秀玲的下體。閆秀玲很快便被凍醒,冷得在刑床上直打哆嗦。

老黑走到閆秀玲前邊抓起她的頭發道:「閆秀玲,快說?!?/p>

「不——不知道?!?/p>

老黑搖了搖頭,再次拿起那把鐵鉗子對打手道:「100伏?!鼓敲蚴紙緦韉韉劍保埃?。

老黑獰笑站走到閆秀玲的下體,翻開她的兩片紫紅色的大陰唇貼在她的兩側腿根上,接著笑著將鉗子伸到那兩片小陰唇的中間「噗」地一聲插進去二厘米。

「啊——啊——」閆秀玲猛地顫動起來,她的兩片大陰唇和小陰唇像被一股無形的力量分了開來,張成一個圓形的小肉洞,里面的一切清晰可見。

「說不說?你和誰接頭?!」老黑逼問著,并將長鉗又向里面插進了一厘米。

『啊——痛呀——熬——「閆秀玲凄慘地悲鳴著,老黑將長鉗向兩側肉壁一張,長鉗子的兩臂便貼在她的兩側陰道內壁上。

「啊——啊——媽媽——啊——」閆秀玲痛得臉色蒼白痛苦地嚎叫著,她的下體不時地不受控制地挺起,這樣更加深了長鉗子在她陰道內的深入,這次電了

足有15分鐘直到她的一股尿液噴出了二、三米遠老黑才將長鉗從她的陰道里撥

出來,她的玉體馬上落回刑床上,無力地喘息著,淚水和汗水將她的秀發散亂地貼在她的臉上蓋住了她的如花容貌。

「說不說?!估蝦諤崞鶿耐販?。

「——」

「來人,將烙鐵盆抬上來,看來不會點硬的你是不會招了?!估蝦誚で降厴?,命令打手抬來鐵烙盆,接著將粘在她乳頭上的電線拉下來。掛在頂上的大燈泡被放下來直到閆秀玲的陰部上方,將閆秀玲的陰部照得雪亮,老黑是鐵了心要用烙刑了,但是烙在另的地方即破壞美觀也不太痛,老黑決定對她的生殖器用烙刑,這樣即很痛也不破壞她的美貌。為了防止用刑時掙扎而破壞用刑事的準頭,老黑命令打手將兩道粗皮帶捆在閆秀玲的腹部下方,另兩道繩子分另捆在她兩條白嫩大腿的下方處,使她在陰道受刑時能掙不動束縛。

一切弄好后,老黑命令一名打手將一把長平頭鉗子塞進閆秀玲的陰道深處,然后撐開,將她的陰道撐成一個圓紅的肉洞,里面的一切在燈光照耀下非常的清楚。

「怎么著,閆秀玲,再不說可要用火烙你的陰道了,那可是一個女人最珍貴的地方啊?!?/p>

閆秀玲的頭后后仰著,急促的呼吸使她的胸部不停地起伏著,被汗水濕透的秀發一絡絡搭在她秀美的臉上,她沒有回答一拋頭將一束秀發咬在雪白的銀牙中。

老黑知道她是不肯說的了,來到火盆邊,從火盆中撿起一根燒得發亮的細鐵釬,慢慢走到閆秀玲的下身,老黑的左手捏著那兩片被撐開的陰唇,右手慢慢地將鐵釬伸進她的陰道中,還沒碰到她陰道的肉壁,她的陰道和陰唇便開始抖動起來,老黑停下來道:「閆秀玲,現在說還來得及?!?/p>

老黑獰笑著將燒紅的鐵釬按在她右側的陰道內壁上。

「嗚——」閆秀玲哽咽著,赤裸的玉體竭力地掙動起來,兩條雪白的大腿巨烈地掙動著,一股青煙從閆秀玲的陰道內冒出來,兩名打手連忙死死摁住她的兩條大腿。老黑將鐵釬拿開,閆秀玲那紅嫩的陰道壁上留下了一條黑線。

老黑將鐵釬扔回火盆又取了另一根,再慢慢地伸進去,這一次按在剛才的上方。閆秀玲的掙扎剛刑床弄得各各響「啊——」一聲再不能忍痛的慘叫沖喉而出,撕心裂肺。

老黑轉動鐵釬將另一側按在她陰道內的嫩肉上?!赴  共醫猩床揮?。

「說不說?」老黑將鐵釬扔進火中又換了另一根,這一次老黑沒烙她的陰道內而是捏住她的一片陰唇,將烙釬插進了她的陰唇,那紅色的陰唇被鐵釬插進過帶起一股青煙,血腥味隨之而起,閆秀玲發出的慘叫聲傳出很遠,把樹上的鳥兒都驚飛了。老黑抽出鐵釬在她的另一側陰唇上也穿了一個洞,閆秀玲身子猛地向上一挺再一次昏死。

打手將閆秀玲弄醒,老黑拿起一塊方形的烙鐵,烙鐵燒得通紅,不時冒起一顆顆火星,老黑獰笑著將烙鐵伸到閆秀玲秀美的眼前道:「閆秀玲,還想嘗嘗這個?」

閆秀玲美目中射出驚恐的光,但是還是搖搖頭,老黑狠狠地將烙鐵按在閆秀玲右側那只尖挺細白的乳房的根處?!赴⊙健 廣菩懔岱⒊鲆簧業慕猩?,老黑拿開烙鐵,一層皮被撕下來,閆秀玲潔白的乳根處出現一個黃黑色的烙印。

老黑將烙鐵丟到水桶中,「滋」地升起一層白煙,老黑用鐵片刮去那層乳肉,丟到火盆中拿起另一塊烙鐵,走到她的左側,老黑陰笑著拎起她左側的乳頭,將烙鐵重重摁在她潔白左乳房的根部。

「啊——啊——」瘋狂掙扎的閆秀玲發出歇斯底里的慘叫。她再一次昏死了。

一塊木頭塞進閆秀玲的屁股下將她的陰部挺起來,冷水潑醒她。老黑再次拿起一塊三角形的烙鐵走到閆秀玲被撐開的下身,對準她的兩片大陰唇上方的部位按了下去?!鋼ā溝囊簧?,烙鐵按在她的陰蒂上。

慘叫聲沖天而起,閆秀玲的兩條被分開捆著的大腿痙攣著抖動著,她的小腹一收,一股液體濕潤了烙鐵,冒起的白煙中帶著一股血腥的騷氣,老黑知道閆秀玲的小便再一次失禁了,拿起烙鐵,閆秀玲的陰部一片焦黃,陰毛被燒得亂七八糟向上翻卷著。

看著昏死的閆秀玲,老黑好想有一種即痛但又不使人馬上昏死的刑具。

一名打手出了一個主意,他將三股細鐵絲擰成一股,像麻花樣但是前端有三個尖頭,然后又將這股鐵絲在砂盤上一磨,使之粗糙,接著閆秀玲又被弄醒。

「閆秀玲,把城防圖送到哪里去了?!接頭人是誰?!」

「——」老黑扯開她的兩片受過刑的陰唇,找到了那個細小的尿道口,將細鐵絲對準她的尿道便插了進去。

閆秀玲的嚎叫聲同時響起,血水混著尿水從閆秀玲的尿道內激射出來,老黑擰動著插在閆秀玲尿道內的細鐵絲,拖拉出來再猛插進去,閆秀玲的慘叫不絕于耳,到后來似乎全是血水了。

「我說,是馬力!城防圖送給馬力了!」閆秀玲終于挺不住了。

馬力是臨沂柳琴劇團的臺柱子,不但人長得特漂亮,扮相更是絕美。一口拉魂腔唱的行云流水,余音繞梁,迷倒了不少臨沂城的達官貴人。剛才接到上級通知,閆秀玲被捕了,要馬力趕快撤退。馬力決定,演完這場戲后,明天就立即撤退。

卸完妝,馬力回到了家里,男人孟祥生往濟南送情報還沒回來。管他呢,明天就要撤退了,今晚一定要好好洗個熱水澡。

馬力脫光衣服,赤裸裸走進浴室,她在大鏡子前停下腳步,鏡子里立即出現了一個大美人,這美人身材苗條,凹凸有致,婀娜多姿,豐滿的乳房彷佛等待手去搓揉。女性美也在下腹部上,有緩和起伏的下腹部,下面是豐滿有彈性的大腿,中間形成黑色的草原地帶,散發出能使任何男人瞠目的性感氣氛。馬力對自己的美麗很滿意,這些年來,她利用自己的美色,周旋于他們之間,為黨取得了很多有價值的情報。

側身時更顯示出女性的美感,向前突出的乳房,沒有贅肉的腹部,從背後到腰和屁股形成的S形的曲線,好像把其他部份的肉完全集中一樣的豐滿屁股。

馬力急忙抬起身體,用雙手蓋住乳房,環視空無一人的浴室,心在跳,輕輕撫摸乳房時感到特別的潤滑,把注意力集中在下半部時,感覺身體內一股欲火在燃燒。這時想起在雜志上看到女人豐滿的屁股,在雙丘的夾縫中沾滿蜜汁發光的花瓣?!赴?!又濕了?!孤砹σ業謀丈涎劬?。

馬力照後身時,發現屁股下面有光亮,彎下身體挺高屁股。在鏡子里出現了使馬力自己都驚異的淫蕩光景,從兩個豐滿的肉丘之間,露出四周有黑毛圍繞的花瓣。

她忍不住產生和照片中的女人比較誘惑,分開大腿大膽的彎腰,對著鏡子挺出屁股,這時從肉縫里流出液體,是她的淫液,從鏡子中看到的陰唇,淫靡的程度絕不輸給照片中的女人。強烈的羞恥感使她全身產生火熱,同時也產生情欲念頭。

馬力忍不住伸手到胯下,用手開始緩慢撫摸裂開的花瓣,從中間流出淫水,沾濕周圍的陰毛和大腿跟。馬力對自己淫蕩模樣感到羞恥,但同時也陶醉,用另一只手抓緊乳房,玩弄勃起的乳頭,花瓣向左右分開,露出里面鮮艷的陰道,興奮促使馬力用手指沾上流出的蜜汁輕輕撫摸陰核。強烈的快感像電流一樣傳遍全身,馬力忍不住扭動豐滿的屁股,這時候鏡子里的雪白豐滿的雙丘也開始左右扭動,失去緊縮力而張開的花唇之間流出的淫水,黏黏的形成一條線滴下去。

這種姿勢不是很舒服,但是看到鏡子手淫的媚力,使她顧不得痛苦的姿勢。

馬力覺得用手指撫摸敏感的陰核已經不能滿足,為了尋求更強烈的刺激,她把手指插入窄小的肉洞中,中指和食指,兩只手指進入肉洞里的第二關節,然後在里面旋轉,欣賞洞口扭曲的模樣。然後開始抽插。

就在這個時候,蒙朧的視線看到意想不到的東西。那是棒狀的黑色物體,好像是男人的陽具。她想起來了,是自己男人孟祥生上次送情報回來給自己買回來的。

「插進去吧,孟祥生已經好幾天沒有回來了?!顧懿恢?,孟祥生已經被捕了,且已經叛變了。

馬力對自己的企圖感到驚愕,可是愈想打消念頭,愈是覺得充滿吸引力,變成強烈的沖動。

馬力拿起黑色棒子,這棒子和孟祥生勃起的肉棒不同,有冰涼的感覺,形狀和肉棒一模一樣,但要大得多。這些年來,插入馬力陰戶里的真肉棒不少,但都沒有這根家的粗大。

馬力把棒子對正正在挺起的乳頭,立刻有一股強烈快感傳入腦內。馬力肉洞里感到騷癢,好像要求棒子立刻要插入,她已無法等待。

馬力想分開大腿從正下方插進去,可是又無法克制想看進入體內時的淫蕩樣子,又采取對著鏡子挺出屁股的姿態。分開雙腿,臀部稍許往下沈,露出微微露出嘴的陰戶,四周圍的陰毛沾上蜜汁發出光澤,用左手撫摸陰核,用柄的端部正對肉洞口。并不需要多少力量就可以插入,淫肉緊緊纏住黑色的棒子,隨著插入的動作和棒子進仕肉洞里的光景,可以說是淫蕩極點。

馬力把黑色的棒子插入到自己雪白屁股的中央,感到興奮的模樣,怎麼樣也不像是舞臺上的那個高雅與智慧妙人兒。隨著欲火高漲,馬力產生了像小孩子瞞著父母作壞事時的那種淫靡快感。

馬力忍不住開始作活塞運動,插進去,拔出來,逐漸加快速度?!赴?!太好了……」馬力口中開始呻吟。

就好像有人在奸淫的感覺,使馬力的快感加倍強烈。馬力把棒子拔出來,陰唇隨著黑色的棒子向外翻,同時有淫水流出,順著陰毛滴在地下。馬力很快的感到站不穩,就站在地下,淫穢的分開大腿,從前面把棒子插入肉洞中。

「??!??!」全身像波浪一樣起伏搖動,腦海中出現是男人巨大的肉棒,緊緊抓住這個幻覺,馬力的手加快速度迎向將要來臨的高潮。

「??!??!」馬力大叫一聲!整個動作突然中止了?!剛婧?!」她口中慢慢吐出嬌吟!

馬力坐在地上,正在品味著高潮的余韻,突然門被踢開了,老黑帶著一群人闖了進來,馬力就被全身一絲不掛地捆綁起來。

被捆綁結實的馬力堵著嘴被拖進了陰森的刑訊室,一進刑訊室,幾個打手先將馬力的雙手反綁在背后,兩只手腕交叉捆在一起后不是下垂放在屁股處,而是手腕在背后交叉捆緊后往上提,繩子繞過脖子后再回到后背將捆緊的雙手向頭部拉緊固定住,這樣她的雙手不能像一般反綁似地可垂在后背左右動彈,而是被繩子緊緊地捆在背部上方交叉固定住,一點也動彈不得。她的頭無力地垂倒著,豐滿的乳房由于雙臂吊在身后而極端地向前挺出。

老黑仔細的打量著她,馬力太漂亮了,渾身雪白如凝脂般的肌膚,是如此的光滑細膩,沒有絲毫瑕疵。小腹平坦結實,胸前高聳著兩只渾圓飽滿的大乳房,有如剛出爐的熱白饅頭,是如此的動人心魂。纖細的柳腰,圓鼓鼓肥美的大屁股,白嫩無比,性感過人,遠比一般女人豐腴。兩條白皙修長的玉腿,是那么渾圓平滑,真讓男人心神晃蕩。而最迷人的還是她的下身,馬力那兩條潔白的大腿根部的陰毛長得很密,又黑又亮,象馬力這樣的美艷十足的女人,又有哪個男人不想奸污呢?又有哪個男人不想跟一個大屁股的美人做愛呢?

老黑忍不住就上來在她的乳房上摸搓,引起不由自主的叫聲,穿在杠子上的身體想躲閃,卻毫無辦法。

老黑惡狠狠的說:「馬老板,大美人,原來你有機會作我的相好,你不干。現在我要你做我的奴隸?!?/p>

「你休想!我是不會屈服的?!?/p>

老黑分開馬力的陰毛,陰毛叢中那淺黃色淡淡的兩片陰唇正緊緊地貼在一起,幾似看不出這中間還有一道裂縫。

老黑淫笑著伸出兩根手指楔入那兩片閉緊的肉唇中,捏住那粉嫩的大陰唇向兩側翻開來,露出她嬌艷紅嫩的陰道前庭,老黑的手指淫笑著在馬力的兩片大陰唇的內側面一遍遍地搔刮著。

刑床上的馬力終于哽咽出聲,一顆顆斗大清亮而又晶瑩的淚珠從她香腮邊滴落。老黑的兩只手又捏住了馬力那陰道口又薄又小又滑的兩片小陰唇慢慢地拉開來,那一個年青馬力兒又紅又嫩又嬌柔的陰道露了出來,一層薄白的筋膜蓋在馬力陰戶的前方,老黑一看就知道那是馬力的處女膜,一聲淫穢的笑聲中,老黑解開褲帶將他的陰莖再一次顯露出來。

老黑爬上桌,露出那早已青筋暴露的巨大性器,用手分開馬力那粉紅色兩片陰唇,湊了上去。

才一壓上去馬力就明白老黑想對她做什么,突然兩條柔嫩的粉腿踢蹬起來,使老黑壓下去幾次都沒能插進去,老黑急了命令打手在兩側緊緊按住馬力的兩條玉腿的上側,一名打手則按在馬力的兩只乳房上,老黑此時早已急不可耐,他將馬力的兩片陰唇翻開將肉棍對陰唇下的紅洞,腰部猛一用力,向前一挺插了下去。

啊——啊——馬力的陰道一下子被塞的滿滿的,,痛苦的慘叫起來,一股殷紅的處女血順著插進拔出的陽具流了下來。馬力的兩條粉腿的肌肉在哆嗦,破處的痛苦使她淚流滿面。她被扣在兩側桌腳上的兩只手拼命想抓住什么。那個按著馬力兩只乳房的打手在馬力的柔軟的乳房上肆意的捏弄起來。強烈的刺激使得未經人事的馬力竟「啊——啊——嗷——」的叫了起來。

老黑的兩條腿跪在馬力的兩條嫩腿上,他壓下去「哧哧」地喘著粗氣下體一波波地挺動著。鮮紅的血水和那清亮粘稠的淫水從馬力那兩片緊貼著老黑肉棍的縫隙中流出來。隨著老黑的挺動,馬力潔白的肉體一陣陣晃動著,馬力痛得咬緊了下唇,淚水和汗水已將她的發際滲濕,破瓜之痛本就難忍何況是老黑如此的撞擊,在撞擊了幾十下后,馬力似乎再忍不住下體撕開般的巨烈疼痛,「啊——啊——」地慘叫起來,她用頭撞擊下方的鐵床似乎這能減輕她下體的痛苦。

老黑像一部打洞的機器足足插了有半個多小時。驀的,他大叫一聲,并死死的按住馬力肥白滾圓的屁股,全身一陣哆嗦,「噗,噗」的將精液射進馬力的子宮里。老黑大聲喘息著拔出沾滿血污的陽具,大量的陰精、和著血污及腥臭骯臟的精液順著馬力的陰唇和陰毛,滴滴答答的流在鐵床上。

老黑提上褲子,對打手們說道:「這女人是你們的了,使勁干她?!?/p>

刑房內立刻傳來了一陣陣男人的喘息聲和馬力凄慘的哀叫聲,看樣子這些性欲旺盛的大漢弄得她好受不了了,老黑發出了會心的一笑,那馬力的陰道又干又窄,當然容納不了大漢們粗壯的陰莖了。

大約兩小時后,馬力像死了一樣掛在大字架上,長長的秀發緊貼在她的臉上,赤裸的玉體布滿了汗水,老黑向她的腿根部看去,馬力渾身緬甸果敢新錦江賭場上下沾滿精液,豐滿的乳房青紫斑斑,由于疼痛而劇烈起伏著,她的陰毛被那分泌物和紅白的污物粘成一團團的,看樣子是兩名大漢將她的陰道弄出了血,血正渾和著污物從她陰道內不停地粘粘地流出來。

馬力淫蕩光溜溜白嫩嫩的身子,慢慢在條凳上躺下腳仍放在地上,兩條修長豐滿的玉腿并攏側放在條凳一側。豐滿挺拔的巨乳即使躺下也還是小西瓜一樣那么圓滾滾、沉甸甸,拿來一捆繩子,把馬力的兩臂從旗袍袖口褪出來,把她纖細的玉臂在條凳下面捆緊,再把她的雙腿分開從凳兩邊拉到條凳下面用繩一個打手子捆緊,并把手腳連在一起。

「你看看,如果早從了我,不去和那個共匪孟祥生去好,也不會鬧到今天!

不過,你那個男人可不像你那么死心眼,他可什么都說了!「老黑淫褻地用手扳過馬力憤怒的俏臉,一擺手:」把孟祥生帶上來!「

孟祥生幾乎是和馬力同時被捕的,這個家伙太沒有骨氣,特務們只用了幾種刑法他就招了。他看到馬力被折騰成這個樣子,十分心疼。他懦弱的走到刑架前:「馬力,說了吧,我們挺不過去的?!?/p>

馬力看著自己這個沒有骨氣的男人,氣得嘴唇直哆嗦,「呸-」一口吐沫啐到孟祥生臉上。

老黑左手托起馬力的右乳,「好,夠硬!巾幗英雄,比男人還強,我倒是要看看是你的骨頭硬,還是我的刑法毒!」

=

(責任編輯:admin)
相關內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