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萬部小說在線看
當前位置: 主頁 > 鄉村 >

浴室春嬉

時間:2018-10-27 17:30來源:未知 作者:吳博士 點擊:
學校停水了,宿舍門口貼出公告,說因為管路修護必須停止供應一天。 鈺慧愛干凈,不能一天沒洗澡,于是傍晚的時候她就帶著換洗衣物來阿賓的公寓,想借他們的浴室,阿賓則 要求

大乐透最优秀的软件 www.rrwqwu.com.cn 學校停水了,宿舍門口貼出公告,說因為管路修護必須停止供應一天。

鈺慧愛干凈,不能一天沒洗澡,于是傍晚的時候她就帶著換洗衣物來阿賓的公寓,想借他們的浴室,阿賓則

要求和她一起洗。

「不要啦!被人看見怎么辦?」鈺慧不愿意。

「不會……現在又沒有其他人?!拱⒈鏊榔だ盜?,就是想和她洗。

鈺慧 他不過,只好跟他賊一樣的躲躲藏藏進到浴室,阿賓自己作過壞事,所以曉得要先關好門窗保密防諜

,才開始互相寬衣解帶。

鈺慧脫完衣服,雙手抱胸還背著身,故意不讓阿賓看她的身體,但是她光是背部和屁股就已經夠美了,阿賓

當場舉槍致敬。他三下五除二,趕緊也把自己剝得一干二凈,鈺慧自然也看到阿賓的生理反應,說實話她也

很滿意。

阿賓打開 水蓮蓬,試了試溫度,然后將倆人身體都先打濕,鈺慧說她想要洗頭,阿賓自告奮勇,提議要幫

她洗,鈺慧也同意,接受他的體貼。

因為浴室空間有限,阿賓自己坐在浴盆邊緣,要鈺慧坐在浴盆內,鈺慧怕臟,只肯蹲著。阿賓先將她的頭發

淋了些水,然后取過洗發精為鈺慧搓揉起來,鈺慧頭發又長又多,平常自己洗恐怕相當吃力。

起先鈺慧是背對著阿賓,后來阿賓要洗她的頭發尾端不方便,便要她轉身過來,她干脆趴在阿賓的大腿上,

阿賓十分小心,不讓泡沫去沾到她的頭發眼睛。鈺慧看見阿賓認真服務的表情,不禁笑了笑,因為他的大雞

巴正挺硬在她的眼前。

阿賓知道鈺慧在笑他的硬雞巴,可是他還是一臉正經,專心的為她洗頭。

鈺慧看著那雞巴,它還在一顫一顫的抖著,便用右手食指,頑皮的在馬眼上逗了一下,那雞巴立刻撐的筆直

,她吃吃的笑著。接著,她沿著龜頭菱子,用指尖慢慢的劃了一圈,讓龜頭脹得發亮,沒有一絲皺紋。

鈺慧對自己的成績很滿意,她又將掌心抵住龜頭,五指合攏包住雞巴,再緩緩抽起,阿賓美得渾身發抖,鈺

慧更開心了。她繼續她的挑逗,重復的作了幾次,那馬眼就有一兩滴淚水擠出來了,鈺慧將那淚水在龜頭上

涂散,又去玩龜頭背上的肉索,上上下下來回的輕摸著,阿賓這次幫她洗頭發已經算是值回代價了。

鈺慧很溫柔的去捧動他的陰囊,然后作一個邪惡的眼神假裝要用力去捏,阿賓馬上恐怖的搖搖頭,也作出投

降的表情,鈺慧非常得意,為了表示她善待戰俘起見,她張開小嘴,在龜頭前端吻起來。

阿賓的馬眼上又流出幾滴分泌,她用舌尖將它們撥掉,撫散在周圍,然后輕輕的吮起來。鈺慧嘴小,分了幾

次才將龜頭整個含住,而阿賓還在幫她洗著頭,她不能動作太大,以免咬了他,于是盡量鼓起香舌,在龜頭

上到處舔動。

「慧……我……我要幫你沖水了……」阿賓支吾的說。

「你沖??!」鈺慧嘴里有東西,說話含煳。

阿賓取來蓮蓬,先從發稍沖起,當他逐漸沖到她后腦勺時,鈺慧仍然不肯放開龜頭,他便直接淋在她頭上,

她居然還是含著任他沖,阿賓細心的幫她洗干凈每一絲泡沫,撩直她滑順的秀發,等全部沖完了,她還在吸著。

阿賓捧起她的臉,說:「乖!來洗澡?!?/p>

她才依依不舍的放開,阿賓扶她起來,他們都站到浴盆外面,鈺慧拿起她帶來的沐浴乳,擠了一些幫阿賓搽

著,阿賓也幫她搽著。

她將阿賓的胸膛打滿了泡沫之后,上前再抱著他,伸手到他背后去抹,阿賓擁著一副又軟又滑的胴體,底下

的硬陽具便頂在鈺慧的小腹上。他將鈺慧反轉過身來,也從后面伸手到她胸前揉著,鈺慧閉上眼睛讓他充份

的搽動,但是他的手卻老在雙乳上流連。

他先是在乳底搓著,同時幫她按摩,然后慢慢占有整個乳房。鈺慧豐滿肥嫩的胸肉讓他愛不釋手,加上沐浴

乳液的潤滑,不只鈺慧舒服,阿賓的手上更覺得過癮。他又去捏著乳頭,那兩顆小紅豆早就原本就驕傲的向

上指著,經過撫弄之后也變的脹硬。阿賓貪心不足,左手掌握著鈺慧的右乳,左手小臂在她左乳尖上磨動,

右手抽調出來,往鈺慧的腹部摸去。

鈺慧不曉得是舒服還是癢,不自主的扭動身體,阿賓的雞巴正好擱在她的屁股縫上,被她扭得舒服,又一跳

一跳的抖起來。

他手掌在鈺慧的肚子上滑動,還去挖她的肚臍眼兒,鈺慧笑得花枝亂顫。這時候,他左手也放棄了在乳房上

的據點,往下侵略,越過小腹,摸到了鈺慧的陰毛。

「你這里還有一些頭發沒洗到?!顧?。

「那是你的責任??!」鈺慧說。

「哦,」阿賓說:「這要加錢的,小姐?!?/p>

鈺慧則認為她應該得到完整的服務,阿賓接受她的意見,就在上面也搓起來。偶而,阿賓的手超過了毛發的

范圍,沾到一些黏黏膩膩的東西。

「??!」他說:「小姐,你自己也帶洗發精來?」

鈺慧沒好氣的回手打了他一下。

「這是不可以的,」他又說:「我必須將它們擦掉?!?/p>

既然他認為有這種規矩,鈺慧就只好聽從。阿賓的手指溫柔的在那黏膩的范圍中擦拭著,鈺慧雙手回抱著他

,仰頭擱在他的肩上,阿賓就低頭去吻她的頸子,她「啊……」的低聲吐氣。

阿賓雖然很努力,可是工作績效不好,那粘膩的東西越擦越多。

「小姐,你這是什么牌子的洗發精?」他不禁懷疑起來:「我都擦不掉 !」

「我不管!」鈺慧閉著眼睛說:「反正是你說要把我擦干凈的?!?/p>

阿賓這才發現掉進了自己挖的陷阱里面,只好狼狽的繼續工作,為了保險起見,他另一只手也前來支援。鈺

慧已經開始在發抖,阿賓的一只手負責她敏感的小嫩芽,一只手在更低的缺口處摸哨,她想要發出一點聲音

表示鼓勵,卻又被他將小嘴吻封住,只得伸出舌頭和他對戰起來。

鈺慧在這場對抗中越來越屈居下風,阿賓發現她的喉頭一直有聲音要發出來,便放開她的嘴,改吻她的臉頰

,鈺慧終于滿足的輕輕「哦……」出來。阿賓惡劣的加重指上的動作,鈺慧越抖越厲害,下體忽然一噴,高潮了。

要不是阿賓摟著她,鈺慧一定會跌到地上,她已經雙腿無力,站立得很辛苦。

阿賓怕她太過激動,放開她將她扶著,她坐到浴盆邊上喘氣。他讓她休息,蹲下身來,為她洗腳。鈺慧頹靡

的坐在那里,看見情郎細心的在幫自己搓揉腳掌,不免心滿意足,幸福的微笑起來。

阿賓順著小腿洗上來,鈺慧已經自己在沖水,顯然她的方法比較好,原先阿賓一直洗不完妥的地方,她已經

沖得相當干凈,雖然同樣都是水份,現在則是一點也不黏滑,而是很清爽的感覺。

阿賓接過蓮蓬,為她沖去腿上的沐浴乳,他只是不服氣自己作不好,于是要鈺慧再張開雙腿,他轉動水柱去

沖那粉紅的肉縫,并且用手指輕輕撥開,看是否能探出它的秘密。

鈺慧又想要叫了,阿賓這次一邊洗一邊仔細觀看,有些夾在大小嫩肉間的殘余也被他擦得干凈。鈺慧不愿意

一下子太過刺激,執著他的手要他停止,提醒他他自己都還沒洗好。

阿賓站起身來,鈺慧依然坐著,又擠了一些沐浴乳,幫他涂在身上。剛才阿賓的胸膛她已經抹過了,她將阿

賓拉轉過來,為他擦背,阿賓的肩背寬厚,讓她有一種可以依賴的安全感。她搽著搽著抹到阿賓的屁股,阿

賓竟然嘻嘻笑起來,原來他這里怕癢,鈺慧這可抓到報仇的機會,東抓西揉,還伸到他的屁股縫搔著,阿賓

連忙低聲求饒,鈺慧手再一伸,穿到前面,柔情的為他撫著陰囊。

阿賓的雞巴立刻又重新抬頭高舉,他轉回身體,鈺慧滿手泡沫的和上去,在堅硬的雞巴上洗起來。鈺慧被沐

浴乳潤滑了的雙手,上下來回的為他搓洗,那和平常他自己弄的自然大不相同,他被洗得更脹更硬,連鈺慧

摸著都紅了臉笑起來。

鈺慧知道他很舒服,她想去舔他卻又滿是泡沫,就兩手合掌,替他套起來。鈺慧有時也會幫阿賓玩雞巴,那

是用手掌去抓住然后套動,但是現在阿賓滑不熘丟的跟本抓不住,所以手掌就會直接摩擦在 子和龜頭上,

把他的末稍神經抽的渾身發麻,忍不住便「呃……」的叫起來。

阿賓和鈺慧親熱的時候,一向只會逗她,讓她滿床發浪,鈺慧第一次發現阿賓也會叫,樂得連連加重手上的

動作。她抽了一會兒,又有了新的主意,她讓阿賓繼續站著,自己則爬起來到他的背后,右手伸在前面依然

套著雞巴,左手撫在他胸前摸索,然后用乳房在阿賓的背上磨著。阿賓如何受得了,回手攬住她的兩片小屁

股,更滿意的輕嘆起來。

阿賓一邊吊著眼一邊說:「你自己已經……洗好了……這樣會……會把你……再弄臟的……」

鈺慧套個不停,說:「不要緊,再洗就是嘛?!?/p>

阿賓就算再強悍,也抵擋不了溫柔的侵蝕,一陣陣 麻從身體各處集中到堅硬的棒子上,突然龜頭更形粗漲

,馬眼一張,濃精疾射而出。

鈺慧在他身后雖然看不見,但是從他的唿吸和身體的顫抖也知道他完蛋了。她放慢手上的動作,緩緩的將他

的余精都套擠出來,阿賓吐了一口長氣,轉過身將她抱住狠狠的吻,鈺慧嚶嚀一聲,也將他抱得死緊。

良久良久他們才分開來,阿賓再取來連蓬頭,將倆人身上都沖干凈。

這澡洗得太長了,他們不曉得會不會有舍友在外面等著。阿賓傾耳聽了聽外面,發現沒什么動靜,他將門打

開一條縫,再探頭出去,外面安安靜靜,沒有人。

阿賓突發奇想,問鈺慧敢不敢就這樣赤裸走回房間。

「要死了!」鈺慧罵他:「我才不要!」

阿賓算了算,估計從浴室到自己房間跑步約三四秒鐘,他攬起衣服,打開房門,拉著鈺慧往外就沖。鈺慧驚

聲尖叫,一下子來到門口,「碰!」的撞進房間里,阿賓馬上將門關好,這時就算有人聽見聲音出來看,也

不會知道發生了什么事。

他們滾倒在床上,阿賓哈哈大笑著,鈺慧生氣的一直打他,還偏頭作勢不理他,阿賓將她的頭捧回來,一臉

正經的說:「我告訴你一件事?!?/p>

鈺慧好奇的看著他,結果阿賓說:「來作愛!」

「作你個頭!」鈺慧嬌嗔起來:「我不要!」

「那我強奸你!」

阿賓強抱著她吻,她掙扎了幾下不愿屈服,阿賓一不小心被她逃走,她蹲在地上雙手抱膝,嘻嘻笑著,意思

是看你怎么辦。

阿賓跳下床來,一彎腰將她整個人活生生捧起,鈺慧嚇得哇哇叫,他將她放回床上,張臂抱圍住她,說:

「你再逃??!」

鈺慧裝出可憐的樣子,哀聲著:「求求你……放過我……」

「不行!」阿賓笑著說:「煮熟的鴨子怎么可以讓它飛了,你認命吧!」

鈺慧雙手捂臉,搖頭說:「我好怕啊……」

阿賓將她身體扯直,一腿插進她的胯間,他又怕弄痛她,七手八腳的還是鈺慧故意放行才完成準備動作,本

來一個惡虎撲羊的姿式變成兩蛇相纏,阿賓還逞強說:「看吧!掙扎是沒有用的!乖乖聽話吧!」

鈺慧仍然假意抗拒著,阿賓不曉得哪里抓來一條布帶子,將鈺慧的眼睛蒙起,鈺慧頓時陷入黑暗,還真的有

一點恐懼感。

阿賓看鈺慧果然安靜下來,便抓住她的手,和她四掌交握,低頭在她肩上頸上亂吻亂咬,搞得鈺慧又陣陣笑起來。

「哎喲!」鈺慧說:「你這個淫賊這么厲害,我都沒辦法掙扎了,怎么辦呢?算了!你來吧!」

阿賓得意起來,剛才他和鈺慧又扭又鉆,雞巴已然硬了一半,他伏好位置,箭在弦上,突然覺得不妥,問道

:「親愛的,真有男人來強奸你,你不會這么輕易的就放棄了吧?」

鈺慧眼睛被蒙著,嘴巴無辜的嘟起,說:「有什么辦法,你們男生力氣都那么大,我掙也掙不掉,況且,你

看,人家底下都掙扎的濕了……」

這真是實話,鈺慧底下果然又是水汪汪一片,阿賓更緊張了,雞巴倏的全部挺直起來,頂著穴口。鈺慧又說

:「看……像男人這樣來頂著人家,人家也沒什么辦法……啊……啊……你……干什么……啊……啊……」

原來阿賓開始插進去了。鈺慧還說:「啊……啊……像男人這……樣子……插進來……我……全身都沒有…

…哦……力氣……哦……怎么辦……啊……我……才不想……反抗呢……喔……喔……」

阿賓越聽雞巴越硬,他插個不停,說:「不行!要反抗!」

鈺慧說:「哦……哦……怎么……反抗……啊……我……啊……好……我反抗……我反抗……啊……」

鈺慧反抗的方式是開始款擺腰枝配合他的抽插,大概全世界的采花賊都會很歡迎這種反抗。

阿賓說:「不行??!不是這樣!」

鈺慧為難的說:「噢……嘔……那……要怎樣……啊……啊……」

阿賓努力的動著:「你……可以求救??!」

「求……求救?」

「是啊……你可以喊人來救你!」阿賓建議。

「救……救命??!」鈺慧的唿聲十分微弱。

「這樣沒有用!」阿賓不滿意。

「救命哪……啊……」鈺慧稍稍提高叫聲:「誰來救我啊……」

「這像樣多了!」阿賓說。

「誰來救我啊……」鈺慧又說:「有人……在強暴我……啊……快來救我……嗯……嗯……有人在……插我

……啊……這人……啊……插得我……好……嗯……好舒服……啊……快來……啊……快來……啊……救我

……來……插我……啊……插死我好了……啊……好美啊……好……好深啊……救命啊……美死人了……啊

……啊……淫賊插死人了……快……快……我要糟糕了……啊……來了……不行了……啊……啊……死了啦

……哦……哦……完了……我完了……」

鈺慧胡言亂語,完全是在叫床,哪里是在求救?不過這樣也好,趕快把男人哄出精來也是一種逃走的策略。銀河國際城注冊

譬如像阿賓就開始受不了了,身下的愛人被他蒙著雙眼,浪吟連連,他不禁想像著鈺慧真的被人強暴的樣子

,心理產生異樣的快感,一陣激動,身體不受控制,射出滾滾陽精。

阿賓無力了趴在鈺慧身上,解去蒙眼的布條,鈺慧還故意說:「被強奸的感覺真好……」

阿賓不知道她說的是真話還是假話,射完精的雞巴留在鈺慧身體里面,本來已經在變軟,這時候突突的抖了

兩下,又開始硬化起來。

鈺慧發現他竟然在變化,趕緊將他推開,笑罵著說:「你變態???真的喜歡我被人強奸?」

阿賓被她推得仰躺在床上,一把摟過她,說:「我是愛你……你千萬不能被別人強奸哦……」

鈺慧又罵:「三八……」

「我又硬了……」阿賓說。

「把它剪掉好了!」鈺慧說,而且爬起來找剪刀。

「你真狠!」

「誰叫你強暴我!」鈺慧說。

她真的找來剪刀,阿賓恐懼的看著她,雞巴馬上變軟,她卻蹲下來為他修起陰毛來了。阿賓說:「我會被你

嚇得陽萎?!?/p>

鈺慧笑得開心,阿賓看著她燦爛的笑容,尤其笑起時那淺淺的梨窩,真是美麗莫名,便伸手在她臉龐撫摸著

,鈺慧也像貓兒一樣的將臉在他手上磨擦。

一會兒鈺慧剪好了,阿賓低頭一看「哇!」了一聲,吃驚地說:「你將我剪成小平頭!」

鈺慧笑得更開心了,說:「這樣你出去作案的話,才會容易被指認出來??!」

阿賓一臉苦笑,將剪刀奪過,說:「好!看我也來剪你!」

鈺慧一聲驚唿,轉身要逃,房間就只有這么大,馬上被阿賓捉住,她笑個不停,求饒起來……

(責任編輯:admin)
相關內容:
處女大學校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