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萬部小說在線看
當前位置: 主頁 > 武俠 >

錯擁江山臥美人(1-134)

時間:2018-12-12 08:52來源:未知 作者:吳博士 點擊:
《 獸欲系統(虛擬世界尋虐記)(12-13)》 《江山射姬(02)》 字數:73萬 第001章少女情懷總是春(上) 踏著春泥的馬車行始在沁陽城到洛城的官道上。強健的駿馬上一十六個護

大乐透最优秀的软件 www.rrwqwu.com.cn 《 獸欲系統(虛擬世界尋虐記)(12-13)》

《江山射姬(02)》

字數:73萬

第001章少女情懷總是春(上)

踏著春泥的馬車行始在沁陽城到洛城的官道上。強健的駿馬上一十六個護衛 各個都是精神飽滿,面露歡顏。馬車中傳出『格格』的嬌笑聲,似是女子間的嬉 鬧。

車內的是一對女子,身著著絲綢仙紗,隨著馬車的搖晃秀發飄然。這兩個女 子相貌極為的相似,雖略有不同但一眼瞧見都知道是一對親姐妹,而個都是水嫩 靈動,如露水芙蓉。

妹妹握著姐姐的手道:「姐姐,我就知道這次定然會是我們兩才能過。憑姐 姐和妹妹我的傾城絕色,才藝雙全,小小沁陽府的預選簡直就是輕而易舉?!?/p>

姐姐用食指輕輕推了一下妹妹的眉心笑道:「哪有像妹妹這樣不臉紅的,竟 然自己說自己是傾城絕色,真是羞死了?!?/p>

妹妹揉了揉自己的額頭道:「是是,妹妹哪有什么傾城絕色啊。比起姐姐的 身段,那該凹的凹,該凸的凸可差遠了。別說是男人了,就是妹妹我都愛死姐姐 了。姐姐快脫了衣裳,讓妹妹再好好瞧瞧姐姐那讓人迷醉的胴體?!?/p>

「不要,妹妹不要啊。不要撕啊,衣裳會被撕壞的。不要弄了,姐姐求饒了?! 鉤迪崮謨質且徽篋倚ι?。十六匹高頭駿馬上的錦衣護士各個都捂著嘴偷笑, 有幾個年輕點的俊后生連臉都紅了。

這時突然前方竄出來十幾個大漢手里都拿著長柄大刀橫在路前。

馬車的馬夫急忙勒住韁繩,十幾個護衛將馬車緊緊地護在中間。車內的兩姐 妹見馬車停了不知道怎么回事,想探頭出來詢問,卻被馬夫制止道:「大小姐、 二小姐快把簾子拉好千萬別出來,有山賊?!?/p>

兩姐妹聽說有山賊,立時給嚇得面如土色。

護衛隊長左手握著腰間的劍,大聲問道:「前方是何方英雄好漢,為何阻了 我們的去路?」

山賊中一彪形大漢手持九環大刀向前走了兩步橫在路中間大笑三聲道:「我 們可不是什么英雄好漢,我們是附近黑風寨的強盜,哈哈……」眾山賊跟著都大 笑起來。官道兩邊的山從中又滾出十幾個山賊,持著大刀將馬車的四個方向都圍 住。

護衛見又有山賊出來,都把右手搭在劍柄上,額角的汗水順著面頰滴了下來?!』の藍映そ粑兆漚?,環視了一下周圍的山賊,道:「諸位嘯聚山林的好漢,我們 只不過是販賣商貨的商人。諸位求財之人,我們這里有兩千兩紋銀,只求諸位好 漢將我們放過,這銀兩就是你們的了?!?/p>

周圍的一個山賊哼了一聲道:「商人,我看未必吧?我明明聽車這馬車上可 有幾位娘子的歡笑聲呢,嘿嘿?!?/p>

一個身形略顯瘦小的山賊對持大環刀的彪形大漢道:「老大,今天老天爺開 眼,剛剛賞了我們一票財路,現在又送來了幾個娘們。我看這車上的必是從沁陽 城選秀回來的大小姐們,各個可都是如花似玉呀!老大,你正好不還缺個壓寨夫 人嗎?」

山賊頭頭又是大笑,道:「好好,猴老三。待我將這車上的美娘子捉到,最 漂亮的給我做壓寨夫人,其他的就賞給你們了?!股皆秈糯搜遠嘉杵鸕?,大聲 叫好。

護衛們都撥出刀護在胸前,護衛隊長大聲道:「我們可都是洛城府知府周老 爺的護衛,識相的你們就讓開,否則定將你們黑風寨鏟平?!?/p>

山賊頭冷笑道:「笑話,沁陽知府和洛城知府剿我們的次數還少嗎?哪一次 不是被我們殺得落荒而逃?看來車上的定是知府千金了。我們這些大老粗玩得鄉 野村姑多了,還真沒玩過知府的千金大小姐,今兒個送上門來了,我們若放過了 這次機會豈不是要遭天譴。是不是啊,兄弟們?」

「是,哈哈哈哈……」山賊們齊聲叫好。

護衛們的手都發起抖來。

黑風寨頭子一揮九環大刀,高聲大喝道:「小的們,上!」山賊們手舞刀花, 一窩蜂的沖向馬車廝殺起來。

「居然殺了我八個弟兄?!貢胄未蠛閡槐咚狄槐哂鎂嘔反蟮督沓瞪系拿帕薄〔劑昧似鵠?,見里面有兩個瑟瑟發抖的美麗小娘子都樂開了花。把九環大刀往地 下一插,一手一個將那姐妹倆從車里提了出來。

姐妹早已哭得不像話,雙手亂抓雙腳踢,卻被八個山賊捉住了手腳抬進了官 道旁的密林之中。

彪形大漢一邊脫卻自己的衣服一邊哈哈大笑道:「一看到這兩個娘子的嬌美 模樣老子我就忍不住。先不把她們帶回山寨了,讓老子先在這里舒服一下?!?/p>

山賊們稍微處理了一下官道上的尸體和馬車,便都跑進密林圍了過來。猴老 三道:「老大,你看我們……」

彪形大漢罵道:「猴老三,就你色急。好吧,這邊這個是我的,另一個你們 輪著來,千萬要別把她弄死了,我還要帶回山寨玩幾天呢?!?/p>

猴老三一陣淫笑道:「知道了老大?!顧底啪禿圖父魴值莧鋁槳衙妹靡路∷嚎?,七八雙沾著泥灰的臟手就摸上了妹妹的身軀……

白逸拍了拍發昏的腦袋從草地上坐了起來:「怎么了,真他媽見鬼了。咦, 這里是哪里,這是什么地方?」白逸看了下周圍的環境,似乎自己正在一個密林 之中。白逸從地上站了起來,才發現自己手里還拿著手槍,這才記起自己昏迷前 看到的一陣強光:「這是怎么回事?被雷劈了嗎?這里是哪兒,是誰救了我嗎?」

白逸想了一會兒也理不出個頭緒來,瞅了瞅四周便朝著一個方向走去,沒走 幾步,便隱隱聽到似乎有人聲,忙尋聲走去。

走到近處一看原來是一伙男人抓著兩個女人正在撕衣服,聽那兩個女人痛哭 救命,白逸躲在一顆樹后心想:「難道是**?」再細看他們的衣服,見男的粗布 麻衣身上沾著新鮮的血跡,女的絲綢宮紗,樣式卻像是古代的衣服式樣?!改訓饋≡諗南??拍古代的**戲?這可有意思了??墑欽飧澆孟衩豢吹腳納閎嗽卑??」

白逸再探出頭看,只見那兩個女人悲痛欲絕的神情不像是在演戲,心想: 「難道真的是**,可是他們的衣服是怎么回事?哎,不管了。居然有人在我面前 玩**卻沒有我的份,簡直不把我『天字第一號色魔』放在眼里?!?/p>

白逸掂了掂手里的槍,帶著一絲笑意沖上前去喝道:「不許,舉起手來!」

那幾個準**犯(**未遂階段)被白逸沒由來的一喝給嚇了一跳,忙拿起手邊 的刀一看,居然是一個奇怪的家伙。但見只有他一個人便也放下心來。彪形大漢 從手下手里接過九環大刀哈哈大笑,道:「看你一身奇怪的打扮,長得挺秀氣的, 是哪里來的書生?你可知道我們是誰?」

白逸聽他們說自己穿著奇怪,還說什么書生又不怕槍,難道自己真的到了古 代?

猴老三嘿嘿一笑道:「嘿,書呆子,你拿著那個東西指著我們干什么?莫不 是想來個英雄救美吧,嘿嘿嘿………我黑風寨的猴老三第一次見到像你這樣的書 呆子?!?/p>

旁邊一個山賊附和道:「我看這書生長得白凈白凈的,一刀砍了倒可惜了?!「紗嘁黃鳶閹サ秸永鍶?,送給二當家,二當家見了一定歡喜得緊,老大你說 是不是?!?/p>

眾山賊哄然而笑。彪形大漢聽道如此,道:「好,好主意。猴老三,去把他 逮起來?!?/p>

「得令?!購錮先米諾毒統滓葑呷?。

白逸心里知道這十有八九不是拍戲了,雖然還不知道怎么回事,但眼見有人 執刀向他而來也顧不得別的,『砰』的一聲便是一槍射去,正中眉心,猴老三應 聲倒地。

眾山賊被那槍聲嚇得一跳,再見猴老三倒在地上,額中心冒出一個血窟窿, 心中具是一驚。兩個膽大的山賊慢慢走上前將猴老三拖了回來,在他脖子上一探, 道:「死了?!拐庀律皆裘強上嘔盜?。

彪形大漢捏了捏手了里的刀柄,指了四個山賊道:「你們四個一起上,快去!」

這四個山賊見老大叫自己上前去,早已嚇壞了,但老大的命令不從的話就得 被他砍了,只好咬了咬牙,四個人持著刀一起沖上去。

白逸又是四槍連射而出,全都打在眉心部位。

這下山賊們可真是嚇破了膽,只知道那書生手里的黑色的怪東西響一聲,就 會有一個人死。幾個膽小連刀都拿不穩,落在地上。

白逸槍口對著那個拿九環刀的,冷冷道:「還不快滾!」

那彪形大漢嚇傻了,一時沒反應過來。過了一會兒回過神得,對著眾山賊道: 「兄弟們,我們還有二十多個人,怎么能被一個書生嚇怕了,我們一起上!」可 是眾山賊卻沒有一個敢動的。

白逸見那彪形大漢還要打,舉手又是一槍。

那彪形大漢似乎知道白逸要開槍,提前就將九環大刀擋在了眉心處。槍聲一 響,『鐺』的一聲,九環大刀四散而裂,彪形大漢倒在地上。

眾山賊見老大死了,哄的一下,四散逃去。

白逸也長吁了一聲。他這手槍里只有10發子彈,身上又沒帶彈匣,若真是 他們一起沖上來,自己非得給他們亂刀分尸不可。關了手槍的保險,走到那兩個 女人身邊,一見之下不禁色欲大動?!剛餉雌戀吶?,就是年齡似乎小了點, 好像只有十六、七歲的樣子。若是過兩年長大了,那可是大美人兒??!」

第001章少女情懷總是春(下)

這兩個女孩已經嚇得昏過去了。白逸忽然看見其中一個女孩臉上有鮮血留出, 想了一想,一個耳光打在自己臉上。這個傷口一定是剛才打碎九環刀時被刀的碎 片可劃傷的,雖然只有一道約一厘米的傷口,在別處還不明顯,在臉上的話即使 是再淡的傷痕也會顯得很突出的。

白逸暗罵自己不小心,記得自己身上再留著兩張沒用完的創口貼,忙給她貼 上。

馬車行了十幾里然后轉幾了密林停了下。白逸找到了馬車,自己也學過騎馬?!∷淙皇塹諞淮渭菰β沓?,但胡搞亂搞到也把車趕到了遠離尸體十幾里外的密林中。

白逸停下馬車,見車廂內兩個女孩還在昏睡,便靠在車上仔細想想這些莫名 其妙的事情來。也不知想了多久,白逸終于肯承認自己莫名其妙的來到了這個像 古代一樣的地方。

初春夜微涼,林中露氣太重。白逸躲進馬車內避寒,用打火機點燃了車內的 一盞小燭燈,那兩個女孩仍然在熟睡,看來真的是受了很大的驚嚇。白逸看著兩 具嬌美的身軀睡在自己旁邊,白皙堅挺的胸堂隨著均勻的呼吸而起伏,身體上雖 然有點臟,但更是讓人激起不可抗拒的沖動和欲望。

白逸強忍著自己的欲火不去看她們,心里想著:「她們還未成年,和她們發 生性關系是要判刑的,不能這樣,不能這樣……」白逸雖然知道自己肯定已經不 在以前的那個世界了,即然做了什么也不會被告到法院去。他好色,但心里還殘 留著那個世界的法律殘影,更何況這兩個女孩她們剛剛才遭到那樣的驚嚇,現在 若還要趁人之危,白逸還真是做不出來。

白逸把心一橫,跳下馬車,跑到密林中抓了一只野兔,生起了篝火。兔肉烤 至金黃,馬車廂內傳來了一些動靜,車里的那兩個女孩醒了。一陣驚叫過后,姐 妹倆從車廂內探出頭來。

白逸背對著馬車,嘴里道:「你們已經沒事了,現在已經沒有危險了?!?/p>

那兩姐妹還是呆在車廂里不肯出來。

白逸又道:「你們昏睡了一天,肚子一定餓了,來吃點東西?!?/p>

姐妹兩還真是餓了,聞著肉香,口水止不住的往肚里咽只不過還是不敢出馬 車。

過了半會兒,白逸再次道:「該看的我都看過了,不該看的我也看過了。晚 上露氣很重,就算躲在車里也會著涼的,這荒郊野外生了病可沒人管你們?!?/p>

又過了一會兒,姐妹兩才慢慢下了馬車,抱著胸彎著腰走到了火堆旁?;鴝選∨雜腥櫬笫?,白逸坐了一塊,另兩塊上面的灰塵泥土已經弄干凈了,姐妹兩 坐在了石塊上,但還是躬著身,將身上的私處積?;て鵠?。

白逸撕下一只兔腿遞給臉上有傷的女孩。那女孩因為要護住胸,遲疑了半天 也沒接過去,最后饑腸轆轆的她還是忍不住伸出了一只手。

女孩剛一接過烤兔腿,立時大呼:「好燙?!掛恢煌猛卻幼笫秩擁接沂?,從 右手扔到左手,也忘了顧及自己胸前那一對渾圓的肉球。等覺得不燙了才發出自 己的**已經暴露無疑,臉上一紅低下頭,一只手擋在胸前重重的哼了一聲。

白逸哈哈一笑,又撕下一只兔腿給另一個女孩。那女孩見自己的姐姐吃了虧, 硬是不去接。白逸見她如此,便一動不動的看著她,手中還是拿著那兔腿肉。直 到過了六、七分鐘后,哦不,是一盞茶后女孩才伸出一只手接過兔肉。

白逸喘了口粗氣,甩了甩發酸的手臂自己也撕了一只兔前腿,一邊吃一邊道: 「你們放心吧,還好我碰巧遇到,那一伙強……強盜還沒得逞就被我趕跑了,你 們仍然還是冰清玉潔?!?/p>

那兩女孩未體會過男女之事,聽了這話才放下心來。

白逸道:「我看你們倆樣子長得很像,是不是兩姐妹?」

那有傷的女孩點頭道:「嗯。我是姐姐,我姓周,名字叫素心,恩公叫我素 心好了?!?/p>

另一個女孩道:「我是妹妹,名字叫周素靈?!?/p>

白逸笑道:「不要叫我恩公,我姓白,單名一個逸字,你們可以叫我白逸?!?/p>

兩個女孩對陌生人還是過于小心和矜持,都沒說話。

白逸又道:「素心小……素心姑娘是吧?!?/p>

「嗯,是啊恩公……,白,白大哥怎么?」周素心問道。

「你的臉上讓刀劃了一道小的傷口?!?/p>

女人愛美是天性。一聽到自己的臉上受傷了,忙扔下兔子肉就往臉上摸,這 一下就摸到了創口貼上,以為自己臉上留下了那么大一道疤,立時不住的埋頭哭 了起來。

因為天色已黑,剛到火堆前妹妹素靈也沒太注意,現在才發現姐姐多出來那 么一個嚇人的疤,也忙在自己臉上摸了摸,知道自己臉上沒有傷后也跟著姐姐素 心一起哭。

白逸把竄著兔肉的樹枝往地上一插,走到素心前捉住她的雙手道:「你抬起 頭來?!?/p>

姐姐埋著頭哭了好半天,才緩緩抬起頭,仍是止不住的抽泣。

白逸一點點的把素心臉上的創口貼撕下來,對她說道:「這個東西叫膏藥, 是用來愈合傷口的。你臉上的傷只有很小的一點,過兩天等結的痂落了就好了?!?/p>

聽了這話,素心才停住哭聲,伸手想要去摸自己的傷口,卻被白逸制止了。

白逸道:「你現在要是碰傷口的話,那傷口就會越變越大。你讓你妹妹看一 下你臉上的傷口是不是很小,過兩天就會好的?!?/p>

素靈湊過來,仔細地看了素心的傷,高興的笑道:「真的呀姐姐,你臉上只 有很小很小的傷,過兩天肯定會沒事的,呵呵?!?/p>

素心這才破涕為笑:「多謝你,白大哥?!?/p>

白逸道:「那你是得謝謝我。若不是我是個大夫及時為你處理傷口,那你這 張臉可就毀了。你別動,我給你重新換張膏藥,你就說說你們姐妹呀該怎么謝謝 我吧?!?/p>

素心聽了這話想笑,但又怕笑了會影響傷,只好強忍著。妹妹素靈卻笑道: 「這世上哪有救命恩公去討謝的,戲文里可從沒這么說過,白大哥你還真有意思?!?/p>

白逸把最后一張創口帖撕開,讓自己手指不沾著有藥效的部分故意做得很小 心樣子,使自己的臉和素心的臉離得很近,幾乎都快碰著了。素心怕影響傷口, 一動也不敢動,鼻息間一股股蘭息噴灑在白大哥的臉上,臉燙得就像紅蘋果一樣。

白逸一點一點將創口貼粘上,眼神微微下瞟,見白嫩的**一起一伏似乎越來 越快,那兩點紅殷就像是兩顆誘人的櫻桃,讓人忍不住想含上去。白逸微微一咬 舌尖,收住欲念,往向退開道:「貼上這塊膏藥后,你的傷過兩天就會好了?!?/p>

素心低著頭紅著臉,半晌才道:「謝……謝謝白大哥?!?/p>

白逸微微一笑。如果是在他的那個世界,要修復這個疤不算什么,但是在這 里,不管你再怎么處理得及時得當,終究會留下淡淡地傷痕。他這樣說只不過是 為了安慰她,也不想讓她的心情影響到傷口的愈合。

吃了幾塊肉后,白逸道:「你們姐妹睡了一天,我可是累壞了。我不管了, 先睡了?!顧低甑雇肪退詰厴?。

素心問道:「白大哥你就睡在這里嗎,為什么不睡在馬車上去?」

白逸閉著眼道:「那馬車就是你們的閨房,我七尺男兒怎么好隨便入內,我 就在這兒睡了?!姑還換岫?,似乎就真的睡著了。

素心素靈姐妹兩抱在一起,妹妹素靈看著一旁熟睡的白逸說道:「姐姐,白 天那些事可把我給嚇壞了。本以為應該傷心欲絕的心情,可是奇怪了,我現在的 心里好像還有一些開心呢?!?/p>

素心一怔,經妹妹一提醒發現自己內心的悲傷之中似乎還有一點高興,想了 一會兒點頭道:「多虧了恩公白大哥,今日若不是白大哥相救,恐怕我們早已經 ……」

素靈眼神流露出一絲愛慕之意,道:「姐姐,我可真不知道該怎么報答白大 哥。故事里,戲文里都說什么以身相許,托付終身,可是我們姐妹兩從小的夢想 就是選秀入宮,可不能嫁給白大哥了。哎!像他這樣好的男子這世上一定很少, 好不容易被我們姐妹兩碰上了卻又,卻又不能嫁?!?/p>

素心道:「如果這次選秀沒選上的話,我一定拜托爹爹,讓白大哥娶了我?!?/p>

素靈也忙道:「我也要,我也是。若是咱們姐妹兩個都選不上,那我們就一 起嫁給白大哥,不分大小好么?」

素心捏著素靈的鼻子道:「小妮子亂說什么呢,什么不分大小,也不害臊?!∥頤髏骶褪墻憬?,所以我就是大你就是小?!?/p>

「什么啊,你才不害臊呢。不要以為姐姐胸大就可以坐大,將來等素靈我嫁 給白大哥,一定把他服侍得舒舒服服?!顧亓椴灰啦蝗牡牡?。

素心格格亂笑:「真是不知羞,都還不知道白大哥有沒有心上人呢,我們兩 就說起這個來了,快快別說了?!?/p>

素靈想了一會兒道:「只要白大哥心里有我,不管他有幾個心上人我都不在 意。我心里,我心里只要永遠和他在一起就開心了。姐姐你呢?」

「妹妹你忘了,從小我們姐妹兩就是一條心,你心里想的就是我心里想的?!】墑俏倚睦錆悶婀?,我的心告訴我,就算我不能嫁給她,只要能在他身邊永遠的 服待著,我的心也滿足了?!顧匭牡難壑兄揮鋅羈畹納釙?。

素靈靠在姐姐素心的懷里笑道:「姐姐的春心什么時候變得這么淫蕩了?」

素心從背后突然一下握住妹妹的雙乳:「還說姐姐,你不也是一樣么?」

「什么??!姐姐壞死了,占了我的便宜。我不管,我也要抓姐姐的?!顧亓欏∽砥嗽誚憬閔砩?,一下將素心撲倒在地。素靈坐在姐姐的肚子上雙手按著姐 姐素心的**高興的叫道:「噢,我抓到咯,抓到咯!」

素心被壓在地上也不甘示弱,雙手又握住妹妹的雙乳揉搓起來……

可憐白逸他自己了,怎么可能睡得著嘛,一顆被欲火燒得煩悶的心在身體里 翻來覆去。誰叫少女情懷總是春呢?

第002章異世第一槍(上)

春天的陽光總是顯得格外暖,透過樹枝間的間隙一點一點灑在地上。樹林內 的馬車上一個年輕的男子和兩位赤裸著身子的女姓擠在這狹小的車廂里慵懶的睡 在一起,若是讓不知道的人看見了,還道是哪家的公子哥帶著嬌妻在這荒郊中踏 青尋愛。

白逸漸漸從睡夢中醒來,也沒在意抱著自己身體的女性,習慣性的在床頭摸 自己的手機,摸了半天沒摸到,才想起自己已經不是在原來的那個世界了。

素心和素靈分別睡在白逸的左右兩邊,一只手臂抱住了他的胸膛。白逸不敢 動彈,這兩個姑娘的半個身子都壓在自己身上,一陣陣帶著女性的氣息就灑在臉 上,這激起來世上最原始的本能。

白逸的褲子漲得老高,兩個圓滾滾的肉球就壓在兩臂上。白逸左右看去,姐 姐的胸部豐滿,誘人的胴體顯得凹凸有致。妹妹的皮膚更為白晳,美麗的身段配 上她嗲嗲的聲音,也讓人色欲大動。

白逸的兩只手稍稍動了一下,左右手剛好碰到姐妹兩的腹下。少女下一小叢 的私秘的毛發中若隱若現可見那溫潤紅嫩的洪谷,白逸的手指不由自主的撫摸上 去。

突然右邊的素靈『格格』笑了起來,道:「姐姐,我忍不住了,癢死了?!?/p>

白逸嚇了跳,忙收回雙手,看著她們姐妹兩笑得花枝亂顫,不由得十分尷尬, 過了好一會兒才問道:「你……你們沒有睡著啊?!?/p>

素心素靈捂著嘴還在不停的笑。素靈道:「姐姐,我就說了白大哥可不是正 人君子?!?/p>

素心有些歉意道:「我和妹妹都想知道,白大哥你醒來見到我們兩這個樣子 會干什么,所以就試了一試?!?/p>

白逸窘迫得都快無地自容了,只道自己堂堂『天字第一號色魔』竟然被這兩 個黃毛丫頭開了這種玩笑,還真是丟臉啊。

素心拉著白逸的手道:「白大哥,你是不是喜歡我們。昨天晚上你給我換藥 時那色瞇瞇的眼神就一直盯著人家的……人家的胸,可不要以為我沒看見?!?/p>

白逸臉上一紅,自己心里的事被拆穿可真是尷尬萬分。素靈見狀笑得更樂了: 「我就說貼一塊膏藥哪用得著挨得那么近,感情姐姐早就知道,竟然故意不躲開, 姐姐你還真是淫蕩?!?/p>

素心揮著粉拳就打:「你這小妮子亂說什么呢,真是討厭啦!」

「哈哈,姐姐的心事被我拆穿了,害羞咯!」素靈樂得合不攏嘴。

「真是豈有此理,豈有此理啊,簡直沒把我『天字第一號色魔』放在眼里, 開什么玩笑,我忿怒了!」白逸心中咆哮,突然出手,一下抱住了姐姐素心,裝 成惡狠狠的樣子道:「你們這兩個小丫頭,今天我就要**你們,怕不怕?!?/p>

素心還真有些害怕,忙把白逸推開。

「白大哥,那可不行,我和姐姐都要嫁入皇宮的呢。昨天夜里你躺在地上根 本沒睡著,我和姐姐不是都和你說了么?!顧亓櫚?。

白逸額角流下一滴汗水,忖道:「這兩個丫頭片子,原來昨天晚上那些話, 那些事是在故意告訴我。這兩個家伙還真是會裝,不去當演員真是可惜了?!?/p>

素心從馬車上的一個蒲團下拿出一把本書道:「白大哥,書上說了,只要不 做……那種事,干別的都行。白大哥,你就不要**我們好嗎?只要不做那種事, 隨便你怎么樣都行?!?/p>

本作品16k小說網獨家文字版首發,未經同意不得轉載,摘編,更多最新 最快章節,請訪問www。16k。!白逸看著她們姐妹兩,竟都是一副訖求的 神色,到還真像是一對被綁架的姐妹訖求強盜不要沾污她們的身子。白逸這下可 郁悶透了,被兩個女孩這樣玩弄,一把奪過書:「《春宮異志》!這兩個姐妹居 然沒事看這種書!我還以為古代人都很矜持呢,看來她們還真是春心蕩漾??!」

白逸自然不能讓兩個姑娘耍著玩,隨手翻了兩頁書,道:「我對小女生不感 『性』趣,你們兩好好在馬車里呆著吧,我送你們回去,書就先借我看看?!顧怠⊥曜瓿雋寺沓?,一揮馬鞭駕車出林。

「洛城還有多遠?」白逸一手拿著馬鞭挽著韁繩,一看拿著『黃色小說』正 津津有味的看著。

「還有五十里地吧,差不多一個多時辰就可以到了?!菇忝昧僥米鷗嶄站÷藜藝蚴甭虻囊路疵揮寫┥?,臉上似乎帶著一些失望?!何葉孕∨桓行巳??!?/p>

隨口的一句話,卻讓姐妹兩十分的失落:「難道我們的身材還不夠好嗎?為什么 你要拒絕我們?為什么我們現在不是十八歲?真的要做那種事才肯和我們好嗎?」

白逸又哪里知道車廂內兩個女孩的春心在想著什么,只是一付全神慣注的看 著《春宮志異》,早已是樂不思蜀,想不到這個世界還有這么經典的『黃色小說』 吧。

車廂內素靈說道:「白大哥,你還沒跟我們說你是怎么救我們的呢,能告訴 我們嗎?」

白逸放下書想了想道:「可以啊。事情是這樣的,昨天我從沁陽城……」白 逸將他英雄救美的事跡自然是添油加醋的說叨了一番,說自己是云游四海的俠士, 對于手槍的事當然是略過不提啦。

白逸說得是驚天動地,車里兩姐妹聽得是心驚肉跳。兩顆芳心如小鹿一樣撲 通撲通跳亂跳,傾心愛慕之意更為濃重。若不是從小有立志入宮的夢想,恐怕早 就將恩公叫進車里共赴巫山了。

故事說著說著又過了半個時辰,官道上跑來二十六騎。白逸定睛一看,見他 們服裝統一,腰上掛刀,好像是衙門里的人。

二十六騎轉眼就跑到馬車前,其中唯一一個穿著是錦袍的老頭驚喜道:「是 小姐的馬車。小姐,我是陳芝山啊?!?/p>

素心素靈拉開車簾跳下車高興道:「陳管家,陳管家,你來接我們的吧?!?/p>

陳管家看見兩位小姐雖然有點臟,但是沒事,心也放了下來笑道:「是啊, 還好你們沒出事。老爺見小姐們昨天沒回來,又聽說城外的山賊又開始打家劫舍, 都急死了。你們沒出事,這下老爺可就放心了?!?/p>

素靈拉著陳管家的手道:「陳管家你是不知道,我和姐姐在路山遇到山賊了, 府上的護衛全部被山賊給殺了,還好白大哥及時出現出手相救,不然……不然我 和姐姐……」說著說著就哭了。

陳管家知道她是受了驚嚇安慰了幾句,看見穿著怪異的白逸報手道:「多謝 白少俠出手相救,請白少俠和我們一起回府上以表謝意?!?/p>

「好哇。正好我也閑來沒事,就到知府府上叨擾幾日了?!拱滓菀膊豢推?, 剛剛到這個世界,也正好要熟悉一下,就干脆非但不假裝推辭,更還說要住上幾 天。

陳管家一楞,素心和素靈卻高興得很,忙說自己家里怎么怎么樣,城里哪里 好玩。

陳管家又道:「小姐,我們還是先回家再說吧。白少俠就請你坐我的馬,讓 我來駕車?!?/p>

素心忙道:「不好,我要白大哥駕車。陳管家,你騎馬來的就騎馬回去吧?!∥一掛狀蟾綹醫補適履??!?/p>

素靈忙跟著附和道:「是啊是啊,白大哥講的故事可好聽了。白大哥,你剛 剛說到那個葉孤城的劍法『天外飛仙』所向無敵,那陸小鳳的『靈犀一指』有沒 有接住???」

白逸哈哈一笑,又是胡說亂說了一頓,然后翻身上馬道:「故事還有很多, 你們回去了我可以慢慢說給你們聽。我可好久都沒騎馬了,正好可以活動下筋骨?!?/p>

「說得這么好,干嘛不去說書啊?!辜父齬俑锏幕の類止玖思干?。

申酉之時的陽光斜照在入城的道上,二十六騎隨著馬車的速度緩步馳行。白 逸以前所在的醫院可是有名的大醫院,醫院里會經常搞一些騎馬劃船之類的活動, 雖然騎馬的技術說不上非常好,但是為了泡妞硬是苦練了許多在馬上擺造型的技 術,那時可是堪稱一絕。現在騎著這么聽話的馬,一翻身,一揮鞭,拉韁繩,每 一個動都讓馬上里兩個姑娘忍不住的驚嘆為之傾倒。就連一旁經常以馬代步的護 衛都忍不住的暗贊。

素心素靈看著那迷人的英姿,堅挺的身軀不禁沉沒在幻想的世界里。

第002章異世第一槍(下)

知府的宅子果然漂亮,在里面轉了幾圈,感覺好像進了蘇州園林一樣。洗漱 過后的周家兩姐妹更是煥然一新,把白逸都看呆了,嘴里止不住的贊美。兩姐妹 聽了,歡心得不得了。

沒過一會兒,仆人來傳說該用飯了,素心和素靈帶著白逸到了偏廳。

知府周文山是一個年貌四十多歲的中年人,體態頗為發福,一眼便知是混?!」儷【G斐?。旁邊坐著的是知府夫人,年過約三十一、二,但眉心眼角,瓜子 臉蛋說明當年也是一個大美人坯子,即使是現在也是姿態萬方,容光照人,難怪 能生出兩個這么漂亮的女兒。分坐父母兩邊的自然是素心素靈兩姐妹,而白逸就 坐在知府和知府夫人的對面。

周文山站起身來端著酒杯道:「我已經聽小女說了。這次若不是白少俠出手 搭救我的兩個寶貝女兒,恐怕她們早已經被山賊抓到山寨給糟蹋了。此等大恩大 德我周某人沒牙難忘,這里先敬少俠一杯?!顧低暌灰?。

要泡妞哪能不喝酒?白逸很少喝白酒,可酒量非同一般,端起酒杯也是一飲 而盡,然后說道:「知府大人言重了。路見不平,拔刀相助,在下游歷四方雖不 敢以俠義之士之居,但遇見這種事也不能不管?!?/p>

周文山呵呵笑了兩聲,周夫人連連勸菜。周文山又道:「少俠過謙了。這個 恩德老夫我是會記住的。少俠如果有什么困難,只要老夫能辦得到,絕不推辭?!?/p>

白逸也不客氣:「如此,那在下先行謝過知府大人了?!?/p>

周文山又連連敬了幾杯酒。白逸自是酒到杯干,也不含糊。素心素靈見恩公 喝酒也是豪氣干云,想著小說里的勇猛俠士心里更是樂開了花。

花香醉人。白逸借著幾點星光在知府家的后花園里散步。他已經在這里走了 很久了,心里想著要想離開這里回到原來那個花花世界恐怕是不太可能了,即使 無意間老天爺讓他來到了這里,也只好是隨遇而安。

一盞燈籠由遠而近。一個婢女走到白逸前做了個萬福道:「白公子,夜已深 了,您該歇息了?!?/p>

透著昏暗的燈光,那婢女微低著頭,容貌姿色也還算俏麗,特別是一對雙峰 將衣服撐得滿滿的。白逸從前每天至少非一女而不歡,自從到了這里之后一直未 進色食,眼前這婢女玲瓏俏麗,不由得色心大起??墑竅肓訟?,還是忍住了。這 里必竟是周文山的家,自己是客,雖然于他家有恩,也不好胡作非為,只道: 「煩請姑娘帶路?!?/p>

踩著碎石小路,穿過庭園,婢女將白逸引至一客房。進去后,婢女將燭燈點 上便出去了。過了一會兒,又見那婢女拿著一套衣服帶著幾個仆役抬進來一個大 木桶,那婢女說道:「白公子一路風法仆仆也該洗洗了?!?/p>

幾個仆將一桶桶熱水倒進大木桶內。白逸接過衣服一看,好像是一套輕紗制 成的黑色俠士服,大為喜歡。

熱水倒好后,白逸見婢女還不走,便問道:「姑娘,你還有什么事嗎?」

婢女把房門關好道:「我是來服侍公子洗浴的?!?/p>

「你看著我洗澡?」

婢女道:「公子洗澡不方便,我可以幫公子擦背?!?/p>

「哦?!拱滓菀幌?,即然是來幫我搓背的,那也就不用推辭了。我對他們家 有那么大的恩,找個婢女幫我擦背那也是應該的。

「公子我幫你寬衣?!規九呱锨叭ゾ鴕ネ尋滓蕕陌咨鞣?。她沒見過這 種衣服,也不知道從何下手。白逸輕然一笑,把西服和領帶都給脫了,也不管什 么,赤條條的就跳進了澡桶。

那婢女瞧著白逸脫下了那奇拉八怪的衣服,把衣帶一解,衣服一滑就脫得干 干凈凈,可比白逸利索多了。

白逸見婢女踩著小木梯也溜進了大澡桶,笑道:「這樣洗澡那可真舒服?!埂∷底啪捅ё鷗戰柰暗逆九蠖紙?。

婢女有些害羞的笑,身子也是欲拒還迎:「公子,公子別動,銀鈴是來幫公 子洗澡的?!?/p>

白逸將她摟在懷里:「你叫銀鈴啊?!?/p>

「嗯?!掛宓妥磐非崆嵊α艘簧?。

「是誰叫你來服侍我的?」

「是小姐?!?/p>

白逸一笑:「想不到她們到還挺了解我的?!褂治室澹骸改悄慵倚〗閿忻弧∮薪心鬮姨峁┨厥夥癜??」

「什,什么服務???」

白逸的手在水下幾番動作,邪邪笑道:「就是這樣服務??!」

銀鈴嬌澀萬分,羞得脖子根都紅了。

白逸嘿嘿一淫笑:「不說話就是有咯?!?/p>

銀鈴仍是沒有點頭承認,也沒搖頭否認。

白逸試探性的發動了攻勢,并沒有得到拒絕的回應,心想自己在這里人生地 不熟,這次無意間竟然救了知府大人的千金,一定要好好把握機會,借他之力讓 自己在這個社會上有一席之地。

銀鈴年齡雖小,但服侍過知府大人,知道這性欲之味,沒一下子就迷亂在其 中。

白逸停止了攻勢,他并不急于得到眼前這個美女,對于歡場圣手的他來說, 知道該如何把握這件事。

銀鈴覺得下體一陣空虛,有些依依不舍的抱著白逸的身軀,為他洗澡。

白逸有心想要戲弄戲弄這個小丫環。

銀鈴要幫白逸洗前胸,可是白逸卻把她擋在了身后。銀鈴沒辦法,只好緊緊 地貼著他的背,挽起水中的花瓣替他擦前面。銀鈴每擦一下,自己的**就不能不 在他的背上磨擦,沒擦幾下,銀鈴的嘴里就開使不自覺的呻吟起來,雖然聲音很 小,但隔著這么近還是傳到白逸的耳朵里。

白逸也不是個老實的主。見銀鈴越來越享受起來,右手從背腹之背穿過,在 水中大動干戈。

銀鈴身子一緊,本能的向后退縮,卻聽白逸道:「不要停,好好幫我洗?!埂∫逯緩糜潘氖種竿α松先?,觸碰之處剛好是自己的羞澀之位。銀鈴每動一 下,自己的靡香處就不得不在他的手指上被侵犯一下,嘴里就忍不住的想呻吟?!∷緩媒艚艫乇丈獻?,但那悶在嘴里的囈語聲在這寂靜之夜還是聽得清清楚楚。

沒擦多久,銀鈴就忍不住了,身子越動越快,幅度越來越大,悶在喉間的呻 吟總算叫了出來。

白逸在原來那個世界世本就是情場、歡場上的老手圣手,對于調情馭女的經 驗之豐,技術之精堪稱一絕,幾番挑逗,銀鈴便對他言聽計從了。

白逸有心想探聽清楚知府家的底細,笑道:「那我現在問一句你答一句,答 好了我就成全你?!?/p>

「你……你快問?!掛逵行┢炔患貝?。本來這丫環經常與她老爺周文山周 知府有私合,經驗也很豐富,不易這么招降。只不過白逸更是久經歡場,他那個 時候的欲女可比現在的丫環難駕馭多了。銀鈴丫環就算再有經驗也只是一個半老 的老翁私合,在白逸的上下齊手面前立時就降了叛,精神上已然到了欲望的頂峰, 不管讓她說什么也是愿意。

白逸問了很多關于這個府上的事物,特別是對于兩個小姐的愛好打聽得十分 清楚。

這銀鈴也是個乖巧伶俐的丫環,知道白逸的心思,說道:「白公子,你若是 想打……兩位小姐主意怕是沒希望了?!?/p>

「為什么?」白逸問。

銀鈴道:「我家老爺有意想把兩位小姐送入皇宮,這次去首府沁陽的預選便 是為此?!?/p>

「哦!」白逸記起自己的密林中裝睡時隱隱聽到過她們談到此事。白逸想了 想:「這倒是個機會……」

「什么?什么機會?」銀鈴問。

「沒什么?!拱滓菪α耍骸感?,我就成全你這個淫賤的小丫環?!埂?/p>

就這樣,白逸在這異世的第一次覆雨翻云就是在這叫銀鈴的小丫環身上度過 的。在這個古封建的國度里又將有多少淫性女子為白逸的巨大的龍之槍為之傾倒 ……

第003章夜色中的黑暗(上)

正午十分,白逸才醒來。跳下床,將昨天準備好的衣服穿上,對著銅鏡一照, 果然換了一副模樣??∫蕕牧撐?,偉岸的身軀配上這輕紗的俠士裝,立時有一種 飄逸出塵的味道,要是手道再有把劍就更好了。

轉頭看著床上舒睡的銀鈴,臉上還帶著昨夜歡娛后的笑容。

推門而出,迎著陽光伸了一個大懶腰。

「白大哥,你起來……」素靈和素心驚訝無比的看著白逸,張著嘴,都呆了。

白逸出門時沒有注意身邊,見到素心和素靈一副吃驚的模樣,笑了一笑問道: 「難道你們一直在這里等我出來?」

「沒,沒有。等了兩個時辰?!顧匭幕毓?,低著頭道。

兩個時辰就是四個小時。白逸心中一陣感動和歡悅。

素靈調皮的笑道:「昨天晚上銀鈴侍候白大哥,喜不喜歡?」

白逸心里不知是何味道:「真是……真是謝謝你們了?!?/p>

素靈看了看門內:「銀鈴這個丫頭還沒起床么,膽子真是越來越大了?!顧怠∽啪鴕ソ寰境隼?。

白逸攔住她,攬著她的肩道:「她昨天晚上很累,你讓她多休息一下吧?!?/p>

素心調笑道:「我看是白大哥太厲害了吧?!沽澆忝酶窀裥ζ鵠?。

「人小鬼大?!拱滓菸弈蔚男β盍艘瘓?。

來到大堂。周文山剛好從知府衙門辦完公事回來,看到白逸立時大笑道: 「哈哈,白少俠果然一表人才,真是俊美的很,俊美的得很哪?!?/p>

「哪里哪里,知府大人過獎了?!拱滓萸櫚?。

周文山請白逸坐下來,見女兒臉上的創口貼,問道:「白少俠,小女臉上的 那張藥膏可以去掉了么?」

白逸心里一怔。他當然知道這東西早就可以撕了,但一定會留下傷痕的。

周文山和素心見他不說話,就知道一定有什么問題。素心捂著自己的臉,淚 水在眼眶里直打轉:「是不是,是不是會留下疤痕?」

白逸沉默了良久,點了點頭。

素心哇的一下哭了。周文山也變得愁眉不展,長嘆了一聲道:「這也是沒辦 法啊,素心,不要太難過了,看開點。爹爹一定會給你找個好人家的?!?/p>

「我不要,我不要?!顧匭鈉懷繕?。大家都知道素心哭的不是怕嫁不出去, 憑著知府的地位,招賢納婿,不知道有多少人塌破門坎。她哭的是自己的容貌?!「斜鶉瞬恢賴氖撬銜約號洳簧習滓萘?。

白逸輕輕將她臉上的創口貼撕掉,果然后有條極淡極淡的傷痕。雖然遠看看 不見,但仔細一看卻還是挺顯眼的。

白逸見周文山一片愁容,素心素靈哭在一團,于心有些不忍,說道:「知府 大人,雖然我沒有辦法讓這傷疤去掉,不過……」

「不過什么?」知府問道。

「我有辦法讓素心小姐臉上的傷疤看不見?!拱滓蕕?。

「看不見???」周文山實在不知道這個『看不見』是什么意思。疤痕看不見, 不就是沒了嗎?

素心聽到有辦法讓她臉上的疤痕看不見,忙問道:「是真的嗎?真的有辦法 嗎?」

「這個,方法是有。不過……」

素心見白逸說話吞吞吐吐,以為他有什么要求,馬上跪在地上求道:「白大 哥,只要你有辦法讓我臉上的傷疤看不見,不管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給你?!?/p>

素靈也跟著跪在地上求道:「白大哥,我和姐姐從小就是一顆心。姐姐的臉 就是我的臉,求你一定要幫助姐姐?!?/p>

白逸連忙扶她二人起來。

周文山也道:「白少俠。只要你能為小女把這傷疤變沒了,老夫便是傾家蕩 產也要報答您啊?!?/p>

白逸道:「你們誤會了。我并不是想找你們索要什么東西,只不過用這個方 法還得你們同意才行。不然,這個責任我可萬萬擔當不起?!?/p>

「什么方法?!垢概艘黃鹱肺?。

白逸道:「能先給我張紙和筆嗎?」

周文山以為白逸要開方子,馬上叫了仆人拿來筆墨紙硯。

白逸拿著毛筆,醮滿墨汁在白紙上滴了一滴,問道:「這白紙上有一滴墨, 用什么方法可以將它看不見呢?」

周文山開口便道:「這很容易,洗掉啊?!?/p>

白逸搖了搖頭。

素靈想了想拿了一張新紙蓋在上面:「這樣?!?/p>

「不完全正確?!拱滓蕕?。

又想了一會兒,素心突然道:「我知道了?!顧底啪湍帽試諛悄閔匣艘弧√跤?。

白逸笑了笑:「就是這樣?!?/p>

周文山道:「你是說,要在我女兒臉上畫一副畫。這怎么可能,就算能畫上 去,一著水不就散了嗎?總不能叫我女兒每天都畫一次吧?!?/p>

白逸道:「不用,我的方法只要一次便要,而且永遠也洗不掉,除非你連皮 帶肉一塊割了?!?/p>

「真有這種方法?可是就算這樣,畫一副畫在我女兒臉上,會不會……會不 會變得很難看?到時候豈不是比現在還慘?!怪芪納降?。

素心和素靈好像也是這樣認為。

白逸自信的笑道:「不會的。我敢拿我的項上人頭擔保,非但不會變得難看, 而且會更美。但一旦畫上去,便終身相伴?!?/p>

「這……」周文山見白逸說得那么肯定,對素心道:「素心你自己拿主意吧?!?/p>

素心看著白逸,見他對自己笑了一笑,似乎是讓自己相信他,心下一狠,點 頭答應。

白逸微微一笑,用手輕輕撫著素心帶著傷疤的臉,道:「放心吧,我一定會 讓你變得比現在更美?!?/p>

「嗯?!顧匭腦俅慰隙ǖ牡懔說閫?。

周文山見到白逸這樣撫摸自己的女兒,心里略有些不快,問道:「既然如此, 白少俠,有什么需要準備的嗎?」

白逸學過中醫,也學過針灸,醫術算不上十分高明,但還算不差。在醫院工 作時很多人受傷破相,他就用紋身的方法來彌補。后來他這種方法漸漸成了賺外 快的手段。(注:背景不是中國古代的任何一個朝代,但人文文化十分相似。) 這一次,他正是想用紋身的來蓋住素心臉上的傷。

第003章夜色中的黑暗(中)

白逸寫了一些可以制成顏料的材料。周文山馬上叫人著手準備。白逸要了一 間干凈的屋子,又說準備好后就不能隨便進出,再讓準備一些針灸用的針。

知府衙門辦事效率就是高,不一會兒,要的東西都弄齊了。知府說顏料要晚 飯后才能制好。白逸也不著急,剛才他也看到知府見自己摸素心的臉就不高興, 心里硬是想氣他一把,想了一想,得意的笑了,道:「知府大人啊,還有一件事 我忘了和你說?!?/p>

周文山問:「什么事?」

白逸道:「我這個畫圖的方法不是一般的方法,需要的時間很長?!?/p>

「要多長時間?」知府道。

「一個月?!?/p>

「一個月!」知府有些驚訝:「為什么要這么長時間???在臉上弄一張圖需 要那么長時間嗎?」

白逸搖了搖手指道:「不是臉上,而是整個身子?!?/p>

「什么!你是說要我女兒把衣服脫了給你作畫!這可不行?!怪芪納腳?, 他并不知道他的女兒早就被白逸看光光了。

白逸搖了搖頭道:「如果不這樣的話,那我沒辦法?!?/p>

周文山道:「沒辦法就沒辦法,反正這件事不行。要是讓你看了去,我女兒 還怎么嫁人啊?!?/p>

白逸道:「嫁人?您不是一直想把女兒弄進皇宮嗎。她現在這個樣子肯定是 不可能的?!?/p>

周文山一楞,想了一想,道:「不行,絕對不行。這要是傳出去了,我女兒 的清白不是給毀了嗎?」

素心怕父親和白大哥兩人弄僵了,低著頭小聲說道:「爹,女兒……其實女 兒的身子早就被白大哥看過了,多看幾次也沒什么?!?/p>

「什么!」

素心和素靈忙又將她們差點在林里子被強暴和她們赤著身子和白逸過了一夜 的事說了出來,但又說白逸是謙謙君子,一直對她們以禮相待。

白逸聽著好笑,自己的確是以禮相待??傷僑匆恢痹謨棧笞約悍缸鋨?。

周文山見兩個女兒如此說,素心又哭著要把自己的臉弄好,白逸又道此事只 有我們四人知道,只好答應了。

晚飯過后調好的色料已經準備好。白逸又讓準備了一些別的東西,便和周家 四人都來到那所準備好的屋子前,白逸道:「我還需要一個幫手?!?/p>

周文山也是想有個人看著會比較好,免得白逸做出什么事來。

素靈主動請纓道:「我,讓我來幫姐姐吧?!?/p>

白逸搖了搖頭笑道:「銀鈴姑娘呢,叫她來幫我好了?!?/p>

周夫人喚來一個丫環,讓她去叫銀鈴。沒過一會兒,一個丫環扶著銀鈴走過 來。

周夫人見銀鈴走路都走不穩,問:「銀鈴你這是怎么了?怎么成了這個樣子?」

銀鈴看了一眼白逸,紅著臉道:「我昨天夜里不小心摔著了?!?/p>

周文山道:「白少俠,丫環受傷了,換個幫手吧?!?/p>

銀鈴忙道:「老爺不用了,我什么大事,可以幫助白……白公子?!?/p>

素靈眼睛一轉,知道白逸是想那個了,便附在爹爹耳邊,把白逸和銀鈴私會 的事說了出來。

周文山心中氣憤,但轉念一想他救了自己的兩個女兒,這點報酬也不算什么, 有銀鈴在里面,就算白逸想入非非了,也好有人擋著。便呵呵一笑:「人不風流 枉少年嘛,白少俠年紀輕輕的,血氣方剛,有這種需要早就該和老夫說嘛,銀鈴、 紅梅,以后你們便服侍白少俠,你們的賣身契我也會給他的?!購烀繁閌悄欠蛞×謇吹難凈?。

白逸把周文山這話呼得再明白不過了。一是說把紅梅和銀鈴送給自己。二是 讓自己千萬不要動他的女兒素心。白逸嘴巴一撇,果然不是什么好鳥,嘴里謝道: 「知府美意,白逸心領了。我也是怕自己萬一把持不住才叫銀鈴來的?!?/p>

周文山道:「如此就好,如此就好?!?/p>

(注:中國古代對下人,丫頭是很苛刻的,特別是官家人,經常把丫環婢女 當做自己發泄的工具,打罵謔待乃是常事,是很沒有尊言的。)

白逸和素心、紅梅、銀鈴四人進入房內。白逸心想恐怕周文山的這兩個女兒 也是他討好皇上的工具,好讓自己加官進爵。不過自己心中氣憤,但這種事在封 建社會實屬正常。倒是自己,即到了這個世界,要不要也融入進來,成為這個世 界的一份子。

白逸打定主意,讓紅梅把門窗關好后,對兩個丫環道:「你們老爺說要把你 們的賣身契給我,你們知道是什么意思嗎?」

銀鈴和紅梅齊聲道:「以后白公子就是銀鈴(紅梅)的老爺?!?/p>

白逸一笑:「很好?!棺呦蛩匭?。

素心問道:「白大哥,我現在要做什么?」

白逸站在素心跟前靜靜地看著她,視線慢慢往下瞟。

素心順著他的視線看著自己的身體,目光停在自己的胸口。雖然穿著衣服, 但好像已經赤裸裸的暴露在他眼前。素心臉上頓時一紅,憑添了幾分羞澀之意, 這種嬌羞嫵媚的表情更讓白逸大動肝火。

白逸情不自禁的伸出手來,撫摸在她的身上。

「白大哥,你……」素心想往后躲,但又沒有,眼神之中帶著幾分慌亂和幾 分喜歡。

嬌柔的身軀在白逸的手掌下瑟瑟發抖,白逸暗吞了一口口水,已經快壓抑不 住心里的欲望:「周……周姑娘,我想……我想……可以嗎?」

素心看著白逸,臉上微紅紅地說道:「白大哥,我的心是你的。你記得嗎, 那天我和妹妹說過,只要你不對我做那種事,別的任你怎樣都可以。白大哥,請 你原諒素心,素心不能把身子給你?!?/p>

「真是不知道這些封建社會官宦家的千金小姐是怎么想的,真是一點廉恥之 心都沒有嗎?還是真的這么單純,這么容易輕信別人?我且試試看?!拱滓菪鬧小≌庋?,隔衣服摸到她的下體處。素心伸手想阻止,但手又停了下來,只是一臉 哀求的看著他。

白逸道:「素心,你真漂亮?!?/p>

「白大哥……」素心感動得淚水都流出來了:「如果你真的想要我的話,我 ……」

「素心,我是不會傷害你的,更不會傷害你的夢想?!拱滓荽蚨纖幕扒檣睢】羈畹牡潰骸肝液芟不賭?,我想要得到你,但我不愿意傷害你從小的夢想,我愿 意為你承受這種讓人撕心裂肺的痛苦。素心,你能體會到我心里碎裂的傷痛嗎?」 白逸拿出了騙小孩子的那一套。

素心緊緊地抱著白逸哭道:「我知道,我知道。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至愛的人, 卻不能和他廝守到老,這種痛,讓人痛不欲生。白大哥,謝謝你,謝謝你能承受 這種痛苦來成全我。白大哥,下輩子,下輩子我一定做你的妻子!」

白逸道:「下輩子我也一定會像現在一樣愛你的??閃藝庖簧?,我一生 注定要受盡相思之苦而死嗎?」

素心在白逸懷里不停的抽泣:「白大哥你這輩子為了我受了那么大的苦,我 周素心無以為報,其他的任何事我都愿意答應你?!?/p>

白逸激動道:「真的嗎?」

素心三指并攏,指天而立道:「天朝的九天真神在上,我周素心在此立誓?!〈松郎敢馕滓蒞狀蟾繾鋈魏問慮?,如違此誓言,愿受九天神雷將我打 入萬劫地獄,嘗盡世間所以苦難?!?/p>

「素心,你對我真好?!拱滓菹朐偃ケ?,卻被她突然推開了。

第003章夜色中的黑暗(下)

「你真當我是小女孩子嗎?」素心嘴里這樣說,面色之中已經沒有剛才那種 癡迷的神色了。

白逸一驚:「你這是什么意思?」

周素心嘴角一笑,道:「你心里想在我身上打什么主意我清楚得很。我是官 宦家的女子,可不是一般的無知少女,被你幾句花言巧語一說就迷迷糊糊暈頭轉 向。官場的人對于揣摩心意虛以委蛇最為擅長?!?/p>

白逸暗為自己自以為是的小聰明失敗而捏了一把汗:「那你剛才是又什么意 思?」

周素心道:「因為我喜歡你。我知道你是想利用我的身份來達到你的目的, 但是我不介意。只要你對我們姐妹好,不管讓我們做什么我們都愿意?!?/p>

白逸聽到她的話想起了那本《春宮志異》書,那書中荒誕淫虐的故事情節以 及極度男尊女賤的思想,她似乎就完全按照書中所描述的女子來表現。白逸當時 看過那本書覺得極是淫邪,很是爽。但暗罵不知是寫了這樣的書,定要禍害不少 人。

周素心媚笑道:「白大哥,你一定想到了那本書。那本書是本古書,我爹爹 猶為喜歡,自從得到后每月必看一次。我和妹妹偷偷的把那本書的內容抄錄臨摹 下來,便被書中的情形著魔了,我和妹妹就想做那書中的女人?!?/p>

白逸聽得目瞪口呆,想不到她們姐妹倆心里果然是這樣的心態。白逸開始有 點厭惡眼前這個女子,但隨即又釋然,說道:「太聰明的女人可不受男人喜歡?!?/p>

素心一怔,又笑了,臉上驟然又回到先前無知少女般的神色:「我也不知道 怎么回事。我和妹妹從來不過主動和別人說話,雖然會少女懷春,絕不會像現在 這個樣子。自從見到你以后,我就發現我不在是以前的那個我了,我拋卻了以前 所以束縛我的枷鎖。我感覺你好像根本就不是我們這個世界的人,我甚至感覺我 那天會遇上山賊就是為了等待你的解救一樣,所以你就是我的真命天子。我知道 你不可能娶我,但我希望能永遠留在你身邊,就算是當你的女奴隸,我也希望你 能接我的心?!?/p>

白逸已經無話可說,這女孩的翻臉就算翻書一樣,他甚至害怕眼前這個女孩。

素心見白逸不說話,眼中凄迷,跪在地上哀求道:「你真的不愿意要我么? 如果你不能接受我,那我就只有死!」

白逸問道:「你這么做到底有什么目的?」

「你不是說不喜歡聰明的女孩么?」素心將白逸推倒在地,命令兩個丫環強 行把他的衣服扒了。素心坐上在了他的身上,去親吻白逸的嘴。

白逸并不拒絕。

素心嘻嘻一笑,俯視著他道:「你想知道我有什么目的。我爹爹和娘親都在 外面看著,你說我有什么目的?!?/p>

白逸嚇了一跳,如果周大人和周夫人在外面偷看,見到這番光景為什么不進 來阻止。

素心道:「你根本不知道我父親的性格。在他眼里,我們只不過是能使他成 為國丈的工具,只要你能治好我臉上的傷,那我和妹妹就能進入皇宮榮為皇妃, 至于你想做別的什么他都不會在意?!?/p>

白逸想不到世上竟還有這樣的父母。雖然早就聽說官場黑暗,沒想到竟到了 這般田地。

素心又接著道:「成為他的工具,我是身不由己,因為我是他的女兒??墑恰∥腋氤晌愕墓ぞ?,你昨天向銀鈴那么仔細地打聽我和妹妹事情,不就是因為 我的美貌和身份嗎?」

白逸道:「你們官家的人是不是總是把別人想得那么壞?!?/p>

「是不是我說的這樣,你自己心里清楚?!顧匭牡?。

白逸道:「我看你們都瘋了。你已經被那本禍害人的書給魔魘上了?!?/p>

「我是給魔上了。但那又有什么關系,你有你的目的想利用我們周家的地位 得到你想要的東西,我有我的心愿,大家互相補合豈不是兩全其美。而且我又這 么美貌,難道你真的一點也不想和我歡好?如果你真是正人君子,我和妹妹在星魚娛樂平臺馬 車上假寐的時候就不會對我們動手動腳?!?/p>

「呵!」白逸笑了:「既然你把話都說得這么白了,我也不必客氣。我剛才 說過聰明的姑娘知道什么時候自己該傻,我不喜歡比我還聰明的女人?!?/p>

「你當然聰明,只不過你還沒經歷過官場上的事。我是個傻姑娘,傻得我還 要告訴你一件事,除了我和妹妹以外,這周府上下所有的女人你都可不必放過, 我娘那么漂亮的美女你不心動嗎?你說我傻嗎?」周素心一臉純真的表情。

這話不單是白逸聽呆了,就連銀鈴和紅梅也傻了。女人心到底該有多狠,恨 起一個人來什么事情都做得出來。是不是喜歡一個人也做得出任何事……

這間小屋內一片歡聲淫語,春光無限。

冷冷地月光下兩個人影趴在窗戶下,透著紙窗上的小孔看著屋內的情形。這 二人正是周素心所言道的周文山和他的夫人。

周夫人小聲道:「你看他們這是在干什么(),這小子居然敢對我女兒做出 這種事?!?/p>

周文山道:「你不都看見了嗎。那也是素心她主動自愿的。倒是他們剛才好 像說了些什么,到底說了些什么話?」

周夫人道:「那可不行,她可是我的女兒。你就讓我的寶貝女兒讓他這么侮 辱了?!?/p>

周文山輕叱道:「你一個婦道人家懂什么?為了能有一張漂亮的臉能進皇宮, 這點委屈沒什么大不了。你們女人成了親,身體不都是給男人玩弄的嗎,在這里 被他玩玩也沒什么。只要他不會真對我女兒做什么,能把素心的臉變漂亮了,其 它的都無所謂。日后進了皇宮,那我可是前程似錦,你的榮華富貴可就享受不盡 了。到那時我就娶十七八個小妾,那日子過得就像神仙一般了?!?/p>

周夫人輕哼了一聲,道:「那你干嘛現在不娶,咱府里的丫環哪個沒被糟?!」??!?/p>

周文山笑了道:「所以說你不懂。你以為我不想娶啊,我這是做給上面看的?!≌獬⒗錟母霾皇瞧捩扇?,就連我下面的河西縣劉縣令都是三妻四妾,可唯獨 我只守著你一妻,這事要是傳到皇上的耳里會怎么想。再過些日子我就要回京述 職了,說不定就能加官晉爵,弄不好還封你一個誥命夫人,那也算是光宗耀祖, 豈不美哉?!?/p>

周夫人嘆道:「你呀你呀,還是尋常老百姓好啊,一夫一妻幸福得很哪?!?/p>

周文山嘿嘿笑道:「誰叫你貪慕虛榮跟了我,可是尋常百姓也不見的有很多 專一的男人,又有幾個百姓沒逛過青樓妓館?現在朝中年年有戰事,男丁日益減 少,苛捐雜稅的,你們女人有些姿色的哪個不想嫁個做官的或是富賈商販,那些 運氣不好的不是賣身,便是開暗門子。也是你命好,被我一眼看中了,當了個正 室?!?/p>

周夫人偷偷笑道:「是啊是啊,多虧我給你生了兩個這么漂亮的寶貝女兒, 你才有希望做國丈大人,到時你可不要過河拆橋,不管我哦?!?/p>

「怎么會呢,我可永遠不會忘了你的?!怪芪納揭ψ鷗胖芊蛉說難┩?。

周夫人生得俏麗,雖然已經年過三十了,但美色一點也不減當年更有一番成 熟女人的風味。周夫人生氣道:「干什么啊,老不正經的,讓人看見了多不好啊?!?/p>

周文山猥瑣的笑道:「我看到里面那副春光怎么還忍得住。反正這里是自己 家里,丫環門看見了又怎么樣?而且我早已命人不得接近這所房子,不會有人來 的,呵呵?!?/p>

素靈躲在花園內,她原本也想偷看白大哥和姐姐他們在干什么,卻沒想到會 偷聽到爹娘的談話,心中冷笑:「爹爹呀爹爹,你點小聰明怎么瞞得過我和姐姐?!∥頤譴有【褪艿僥锏南感慕痰?,猜奪人心的事情我們可比你厲害多了。若不是娘 這么些年來替你指點官場上的事情,你又豈能有今天這般的地位

=

(責任編輯:admin)
相關內容:
?